半藏的naizi

拿筷筷吃飯飯:

搬運搬運搬運!
轉個灣家太太的糧!

SE太太,FB粉絲專業:
https://www.facebook.com/SheepFaith/

切黑幸運兒x克利切。
太太吃我幸社安麗還產糧我快樂到飛出去嗚嗚嗚,大家都來吃幸社……!

因為漫畫都是我跟太太玩遊戲的腦洞或真實情況,可能有部分OOC還請見諒!
第二頁為太太同意搬運的截圖!

【生贺】同居生活(Flash&Peter)

qyx的窝:

Peter可享受作为Flash同居人的这个事实了。


 


自从之前那次马甲暴露之后,Flash花了整整一天时间躲着他走,然后自以为暗戳戳的围观了【非蜘蛛侠形态】Peter和【蜘蛛侠形态】Peter以及【战损形态】Peter,呃,顺带一说,战损到最后,Flash彻底顾不得什么“尾随和跟踪要悄悄的”之类的战术第一课要点,直接把Peter从一群恶棍面前救走了。


 


这之后,一切都顺理成章,告白啊,在一起啊,然后就是喜闻乐见的同居了。


 


美妙的同居生活,Peter懒在沙发上,肚皮上搁着一盒爆米花——Flash精心制作的焦糖爆米花!有一下没一下的按着遥控器,这么感叹了第五百二十遍。


 


隔壁房间的Flash早就忙的手忙脚乱了,然而最值得他骄傲的就是他已经能够灵活的运用着毒液给他的便利——一双触手巧妙地伏在低处持着扫帚和畚斗,时不时停下来从桌上拿洒水器撒一点水,防止灰尘漂浮在空中。


 


而他肩侧的另一双触手熟练的晾出两人份的衣物,并且对着大一号的自己的内裤和小一号的Peter的内裤暗笑。


 


昨天和前一天收回来的衣物有来不及折叠的——毕竟他们有那么多事情要忙——统统堆到了一边等待Flash亲自熨烫,熨斗是需要通电的,虽然Flash不会怕家庭电路这么短促的触电,但是还是会让触手们不舒服。


 


等等?Flash从洗过的衣服里拿出Peter的制服,仔细看了看,回头对着Peter露出沙发的脑袋喊,“Pete!你的制服又破了!”


 


Peter正看着搞笑家庭录像笑得不能自已呢,听闻,胡乱挥挥手,“你愿意的话之后再缝一缝,不愿意就放在那等我来。”说着,往嘴里又塞了一大把爆米花,没嚼几下又笑得呛住了。


 


Flash点点头,果然还是要自己出马。


 


“Peter!别吃这么多爆米花!马上要吃饭了!”Flash这么说着,从起居室传来电视节目的声音和Peter嚼着东西的含混的答应声。


 


头顶的啄木鸟钟弹出来叫了十二声,Flash抓紧时间,熨烫完最后一件衣物,然后叠好,放在一双触手上,自己则往厨房去,打算做个简单的沙拉给Peter,早上吃了这么多爆米花,Peter需要更多的蔬菜保持营养的平衡。


 


还没走到厨房,起居室就响起了Peter不满的抱怨,“Flaaaaaaaaaaaaaash,你的触手又挡住我的屏幕了!”


 


Flash立刻抬高触手,从Peter头顶绕过去,把衣物往楼上的柜子里整齐的塞了进去。


 


再次收回的时候,Flash感觉到一个力道阻止了自己,他疑惑的从厨房探出头,发现Peter正抱住其中一根触手笑得打滚,而吃空的盒子躺在地上可怜兮兮的没人理会,Flash叹口气,想一想,又伸出一根触手把空盒子丢进垃圾袋,趁机摸了摸Peter笑得发烫的脸蛋,再次收回去继续搅拌沙拉。


 


沙拉很快就好了,Flash自己捧着两个碗,触手上端着两份汤,走进起居室,Peter终于止住了笑,他看到Flash进来,从沙发上直起身,往内挪了挪,留给Flash已经坐的相当有热度的位置,Flash暂时没有手空出来,只得伸出一根触手碰了碰Peter的脸权当夸奖。


 


他们挤挤挨挨的坐定,看着重播的棒球赛捧着沙拉碗大口扒拉着。


 


没吃下几口,Peter嘟囔了一句,“沙拉酱不够。”


 


Flash也懒得起身,熟门熟路的让触手拿出沙拉酱瓶子,收回来对准Peter的碗一绞,嗞的一声,瓶子不堪重压,发出一声惨叫,在Peter和Flash眼前挤出了它超出预期的仅剩的一坨。


 


触手蔫蔫的把瓶子甩到垃圾桶,默默蹭到Peter旁边,Peter倒是毫不在意,使劲搅一搅就打算吃,Flash盯着触手蹭了蹭Peter,换得一个响亮的亲吻,才心满意足的回到Flash身上,他心情颇为复杂的喝了一大口汤。


 


中午是最惬意的时候了,很少有恶棍愿意盯着超大的太阳带着各式各样的面具盔甲来实施犯罪。


 


Peter看累了电视,趴在沙发上扯着Flash的脖子,趁机要求抱自己上去睡午觉。Flash妥协的抱起了Peter,唔,还是不够肉,Flash这么想着,脸上露出一个安稳的笑。他颠了颠Peter,感受Peter迷迷糊糊中被打扰后不悦的拍在自己脸上的爪子,一步步走到卧室放在床上,触手立刻拉拢窗帘,使得整间屋子陷入昏黄的暗中。


 


大概是吃了太多爆米花,没多久在睡梦中的Peter就微蜷起身把被子掀开,Flash正就着旁边桌子上的小台灯看书,听到细碎的床铺的摇曳声和细细的呻吟,他站了起来,立刻发现Peter有些不舒服。


 


一脸的汗,Flash伸手想要去摸摸Peter的额头,但是似乎在梦中,Peter也下意识不想接触热源,转过头躲开了Flash的触碰,Flash没法,只能不甘不愿的让触手代劳。


 


冰冰凉凉的触手刚刚靠近,就被Peter拽进怀里搂住不动了,Peter的手劲很大,根本没有一点活动空间,第二根触手继续,摸了摸Peter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烧,Flash指使触手们轻柔的帮Peter捋着肚子,柔和的力道让Peter终于吐出一口气,放松了一点。


 


Flash帮他把被子压在肚子上,防止着凉,自己则下去琢磨Peter的制服的缝补方法。


 


甫一走开,Flash再次感受到熟悉的力道绊着自己,回过头,果然是Peter,搂着触手似乎作着美梦。


 


Flash瞪了一眼乐不思蜀的触手,只得半掩着门拉长了这条触手往楼梯口走。


 


下午的太阳光线很强,没有一个小时,蜘蛛制服连同其他的衣物都干了。Flash匆匆收回来,然后坐在沙发上对着破掉的口子发愁。


 


虽然以前Flash有过丰富的缝补经验,但是这件制服的材质并不是很好缝补的样子,穿了大概蛮久了,韧性还是很足,他犹豫着拿出针线盒,对比着红色扯出线,身为橄榄球后卫的Flash对自己的视力相当自信,所以穿针完全不是问题。


 


 


“Flash?”Peter揉揉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屋子里昏暗的光线让Peter恍然觉得自己已经睡到了晚上。他坐起身,这才发现自己手上还抓着一根触手。他抱歉的摸摸触手,沁凉的触感让他情不自禁的贴了贴睡久了发烫的脸,揉搓了好一会儿,才爬下床。


 


May婶又兴致勃勃的去参加澳大利亚的极限运动,带着她的好姐妹早半个月前就出发了。


 


楼下很安静,Peter不习惯的往下走,俩人同居了一个星期,自己就完全不适应一个人的生活了,身边总有另一个男性的气息,吃饭时比和May婶在一起多了一倍多的食物量,有人一同看棒球赛,甚至可以把制服拿到烘干机光明正大的烘干。


 


他胡思乱想的迈下最后一个台阶,立刻发现沙发上那个正和自己的制服搏斗似的Flash。


 


“你在帮我缝制服?”一个毛茸茸的头压在Flash的肩上,陪着Peter一同午睡的触手趁机回到Flash的身侧,收进了制服里。


 


Flash闷不吭声的继续和那个口子作斗争——他还就不信了,这样还搞不定!


 


陪着Flash在沙发上坐了十分钟,在Peter的指点下,Flash终于勉勉强强缝合了那个不容易缝合的撕裂口子,看着Flash眼巴巴献宝一样的表情,Peter终于忍不住往Flash脸上啃了一大口。


 


“你想吃什么?”Peter没有一句解释,笑眯眯的盯着手僵在半空,纠结着是不是要擦一擦那个口水印的Flash。


 


“呃,随便?”Flash想了想,立刻警告,“不能吃任何油炸的东西,Pete,你刚刚肚子疼了。”


 


Peter领命,转身进入厨房。把不放心跟在身后还想进入厨房的Flash拦在门外,“你去看电视,等我叫你,懂?”


 


Flash点点头,依旧站着不动。


 


Peter翻个白眼,“拜托,至少May婶不在的时候我也没有把自己饿死好吗!”


 


Flash点点头,依旧不动。


 


道理我都懂,但是我依旧担心。


 


很好。Peter努力当身后没有人,从冰箱里拿出蘑菇,意面,培根和鸡蛋。


 


“奶油蘑菇意面?”Flash看着Peter煮着意面,没注意鸡蛋往台边滚下,眼疾手快的捞住,对着Peter尴尬一笑,立刻往厨房外退走。


 


Peter阻止了他,“反正你也不放心,去,把蘑菇切了。”


 


Flash从善如流,手脚利索的切了一盘,不等Peter再指示,自动自发的打开电子炉倒入黄油煸炒。


 


香味弥漫了整个厨房,Peter不自觉停顿了片刻,立刻被Flash抢走了培根,“你切得太大块了,味道不够好。”


 


说完反倒把Peter赶走去磕鸡蛋,再放进锅里。


 


Peter一看主导权都落到Flash手里了,不由撇撇嘴,继而帮Flash打着下手做成两大盆意面。


 


一人捧着一份,同时往沙发上坐,Peter默契的调到他们都爱看的脱口秀,一边吐槽一边大口嚼着热腾腾的意面。


 


 


又是一个夜巡之夜。


 


蜘蛛侠无言的盯着腋下那个缝好的口子,抬头对正用触手和蛛网捆绑罪犯的毒液特工抱怨,“你缝错地方了……”


 


毒液特工闻言,挠挠头,“抱歉,我回去重新帮你再缝一遍。”


 


罪犯不甘心的叫嚣,“什么玩意儿!要调情滚回家去!”


 


“闭嘴!”x2


 


击中罪犯的正是两团蛛网弹。


 


“夜宵?”


 


“我要爆米花!”


 


“三明治怎么样?我记得鸡蛋还有剩。”


 


“我要爆米花!”


 


“配上牛奶好了,Spidey说实话你还是不够高。”


 


“……滚!”


 


 


 


“放我下来!”罪犯倒挂着黏在JJJ的大屏幕上哀嚎,“不就多说了一句实话嘛!”


 


“蜘蛛侠和他的跟班就是一对祸害!”JJJ应和似的隔着屏幕对着罪犯大叫。


 


“……”


 


Fin




 @Alex_Belmont 太太生日快乐!(づ ̄3 ̄)づ╭❤~

拿筷筷吃飯飯:

搬運搬運搬運!
私设切黑幸运儿x克利切。

SE太太,FB粉絲專業:
https://www.facebook.com/SheepFaith/

這是某次開黑的內容。
我和SE玩的話一般我都玩月亮臉時裝幸運兒,然後SE玩克利切。
那天是四黑,魔術師那邊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說出了小籠包和珍珠奶茶。
然後就爆出了漫畫中的對話x

因為漫畫大部分都是我和SE玩遊戲的腦洞或真實情況,可能有部分OOC還請見諒。

极地砂糖:

今日份超沙雕小条漫,琼斯医生的诊所重新开张,小丑绝赞加盟中✨

医生:向大家推荐一种高效无副作用的气球疗法——只要挂上气球,再被放下来,重复几次就能使一个瘫痪在地的人可以自己正常走动了!后续还会推出上椅疗法大家了解一下。

*微量裘医社园注意
*由于美图秀秀的拼图会缩图所以字有点糊,希望能看得清

Tin:

书签正面不好看怎么办?
当然是在背面激情摸鱼。

鸢北♡:

最近脑补的第五幼儿园。
还会更一点脑洞。
求生着都是幼儿园的小可爱。
杰克是班主任。
厂长是幼儿园园长。
剩下的监管者老师下次再介绍!

R18有什么不好的:

超喜欢这个太太的画风!

还有,莱利跟克利切这种吵架方式真的不能太可爱!

你们是小学生吗!←???

月熏:

来至真实故事,为什么幸运儿最先飞了?因为他几乎是贴着我出生。我真是越画越短,越画越懒了,所以决定奖励自己明天接着画。快来蹂躏我吧(* ̄3 ̄)╭♡【我的画风有自己的想法】私心打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