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藏的naizi

【裘前】囚徒 6-10

刑 天:

*我流裘前,人物崩到天外边。


*文笔幼稚,文字粗俗,慎入。


*猜对了,监草肯定是我们杰克先生,带杰佣。


*另外,谁能救救我写着写着就沙雕的毛病QWQ。


6.


狱警跟到宿舍大门,就让他自己回去。


威廉站在房间门口,里面已经有暖黄的灯光溢出来。


有人回来了?


威廉没受伤的手推开门,人还没进去先听到很大一声“啧”。


他看到高挑的男子手臂撑在屋子里唯一的桌子上,弯着腰背对着他,姿势有些奇怪。


“呃,你好,我是新来的…”


威廉反手关上门,犹豫着往前走两步。可能是太过敏感,他怎么觉得他的新室友不太待见他。


“起开。”


缠满黑色布条的手伸出来在男人背上拍了两下,男人顿了两秒才让开身子。


威廉瞪大眼睛,因为他才看到,那桌上还坐着个人。


“咳,”桌上的人跳下来,冲他点了点头,“奈布·萨贝达。”


“啊…你好。”


一米七左右的男子,看起来有点瘦,但卷起来的衣袖布条紧紧包裹的手臂上有明显的肌肉线条。


威廉输了口气放松下来,还好,他的新室友看起来还挺好相处。


“哼。”威廉往前走的脚步又停下,高瘦的男人靠在桌子上冷冷的开口。


“叫我杰克。”


那人眯了眯眼打量威廉,把手放在奈布肩头才冲他笑了一下。“如你所见,是这位萨贝达先生的恋人 ”


“……”威廉看他笑的怎么都别扭,沉默的转头看向奈布。后者顺势靠在那人身上,无所谓的摊手“差不多就是这样。”


“哦。”莫名其妙被秀了一脸的威廉冷漠的爬上自己的床铺。


住宿条件不错,不是他想象中的铁栅栏围一圈他们就睡在地上。四人一间上下铺,有柜子有桌子,甚至还有独立的卫生间和一个小小的阳台。


除了房门上一个可以拉动的小窗口供巡视的狱警观察里面的情况,威廉觉得这和他大学宿舍没多大不同。


以至于开柜子拿被褥的时候忘记自己受伤的手。


像是又被狠狠打了一棍子,威廉下意识“啊”了一声,手里东西掉在地上。


“怎么?”奈布是另一个下铺,正翘着腿翻本书。见他被子掉了一地,忙过来帮忙。


威廉脸色不太好,额角冒了密密的汗,他是橄榄球运动员。手腕的伤极其敏感。咬紧牙,威廉只摇了摇头,那句“没事”还没说完,就被奈布抓住了胳膊。


“被打了?”不知道是真的年龄小还是长相问题,威廉总觉得奈布像是个小学弟似的。此刻这人皱着眉面色不虞,倒是有些吓人。


“没事…”威廉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丢人,一个大男人在浴室被耍流氓,算怎么回事啊。


“闭嘴。”对方却不给他面子。叫了杰克帮他收拾,“我带他去找艾米丽。”


别看奈布人小,力气却大,威廉生怕自己另一只手也给他拽下来,只好干巴巴的跟着。


路过巡视的狱警,看到奈布愣了一下,拦住问他干嘛去。


奈布板着脸停下,把威廉拉到身后,挑眉说了句“受伤了”,也不管人家什么反应,抬腿就走。威廉想回头冲狱警解释,被奈布抬头瞥了一眼下意识的选择老实闭嘴。


走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似乎被新室友一个眼神镇住。


真丢人啊…


7.


“没事,脱臼而已。”不是漫画里故意夸大的粗犷形象。


医生小姐温柔而大气,坐在对面举着威廉的手腕看了三圈,不算温柔却足够耐心。


“忍一下。”女士开口,声音意外的成熟。


“啊,啊?”女士还是那副冷静平淡的样子,双手猛的用力,在威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咔,吧。”两声,无力下垂的手腕被接上。


在威廉还托着手腕欲哭无泪的时候,女士已经起身在身后的柜子里翻找。


“给你拿点药回去记得擦。”艾米丽取一只玻璃瓶子放在桌上,“尽量避免用力,最好能热敷一下。打个架能伤成这样也是本事。”


女士最后一句话没有任何婉转,奈布站在威廉身后,感到新同伴挺直的腰肢“唰”的垮下去,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习惯就好。”


鬼知道他之前被这个看起来柔软其实一点也不的医生小姐打击成什么样。


8.


“哟,看看谁回来了。”


抑扬顿挫的声音,一句话拐八个弯,威廉推门的动作明显的顿了一下。


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


“怎么了?”跟在后面的奈布以为他手疼,上前一步开门。


“诶嘿,果然是你小子。”


“怎么是你!”


“啪”的一生声威廉伸手捂住眼睛,搓乐把脸无限头大。那四仰八叉躺在他床上,还一条腿垂下来晃荡晃荡的可不是他的大恩人吗?


真不是他知恩不图报,只是他这恩人实在魔鬼。


也不知道这人洗漱完脸上夸张的妆容还有没有,此刻一张小丑面具卡在脸上,只露出一双眼睛不怀好意的在他腰腿间逡巡。


“认识?”奈布从后面进来,把药放在桌子上从桌底下掏出个塑料盆要去给威廉打热水敷手。


坐在床边等着抱人的杰克脸猛的一黑,“奈布,不如带新朋友一起去认认路。”


“也对,走吧威廉。”


关上门,刚才还坐的端正的人慢悠悠站起来,踢了踢现在属于威廉的床脚,“裘克,做个交易。”


而完全不知道自己被明码标价两包糖果的威廉跟在奈布身后,看他熟练的操作其实并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热水机,只觉得和屋里两个比起来,这人背后简直要长出翅膀。


“奈布,你是天使吗?”


威廉攥着拳还没感慨完,就听奈布把水盆“嘭”的往旁边台子上一放,响声在空荡荡的水房里回荡,把走廊里的声控灯都震开。


奈布一手抱怀另一只手凑到嘴边无意识的咬自己拇指。


威廉以为他想到什么重要的事,安静的等在一遍。


好半晌奈布才抬头,很认真的对他说,“不行,就杰克的心眼、背景和神经病程度,你根本赢不了他的。”


说罢还叹了口气,摇摇头捡起水盆继续接水。


? ? ?


等等,这人想到哪去了?


9.


刚刚得知似乎唯一可靠的室友脑子里也没装多


少正常东西的威廉深感前路迷茫。


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就连裘克按着他的手就要往热水里放都没反应过来。


幸亏奈布即使制止,一字不差的艾米丽交代的热敷方法背给裘克,在后者不耐烦的“知道了知道了”里被杰克拐了过去。


旁若无人的亲亲额头亲亲眼角,杰克手指捻这他的耳垂问他要不要一起睡。


而刚刚被“深情表白”的萨贝达先生有些心虚的缩了下脖子,难得的接受了爱人的提议。


折腾到半夜,熄灯上床,几个人各自心怀鬼胎辗转反侧。也就一心想着找到乐子还额外得到两包糖果的小丑先生卸下面具抱着他的火箭抱枕睡得正香。


10.


窗外圆溜溜的月亮高高挂着,依稀几颗星眨巴眼睛。


至于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

评论

热度(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