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藏的naizi

【裘前】囚徒 1-5

刑 天:

*终于对我们靓仔出手了,我永远喜欢小疯子QWQ。


*我流裘前,人物崩到天外边。


*文笔幼稚,文字粗俗,慎入。


1.


威廉低着头往前走的时候,两个高大的狱警跟在他身后。


威廉撇了撇嘴,心里冷笑。怎么?怕他跑了不成?


是个人都知道他是被冤枉的,或者说是被算计的。


毕业晚会那天,他没参加,而是选择了和橄榄球队的兄弟们一起。作为队长,他自然是灌酒的第一目标。吐了两次,威廉摆了摆手说自己真的喝不下了。抱着他的宝贝头盔睡在了墙角。


等醒来,你猜怎么着?


他成了残忍杀害两人的凶手。


凶器还拿在手里,锋利的刀刃刺破路人的心脏,也刺破威廉一直对人性本善的美好想象,没有取证没有辩解,他直接被送来了这里。


欧丽蒂丝庄园,这片大陆上最臭名昭著的监狱。


2.


水哗啦啦的流着。


有点凉。


威廉这么想着,把浸湿的头发往后撩,扬起头洗脸,破旧的花洒水砸下来,疼。


隐约觉得后腰被碰了一下,威廉往旁边挪了挪。没想到那只手得寸进尺的缠上来,蹭着皮肤滑到他的小腹。


“哟,新来的小哥,身材不错哦。”


戏谑的声音就贴在耳边,威廉恶心的寒毛都立起来,一把抓着那人的手,隐隐用力。


“不好吧,兄弟。”


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监狱里苟且之事多了,威廉听说过,但没当真,更不曾想自己来这的第一天就会被盯上。


到集体沐浴的时间了,刚才空旷的公共浴室里挤满了人,威廉能听到不远处看热闹的人交头接耳,甚至有些胆大的吹起了口哨。


不行。


绝对不行。


弱肉强食在监狱里得到了最好的体现,尽管不爱惹事,但威廉知道,这只是个下马威,以最恶俗的方式试探他的底线。


“别怕,哥哥技术很好的。”


那人挣扎两下没挣开,威廉感受到被他抓着手里的手腕在微微发抖。


这人明显只是个炮灰,所以他只能继续这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挑衅。


手被抓住他干脆整个人都贴上来,他另一只直接往威廉胯间伸,威廉打了个寒颤忙侧开身子。


后背抵着冰冷的墙面,滑腻腻的不知道粘着多少年留下来的污秽。


威廉浑身的肌肉都绷紧,因为他看到,人群中蠢蠢欲动,四五个人挂着贪婪的笑走过来。


威廉自以为魅力一般,除了比赛,倒是头一次受到这种瞩目。


不由得好笑,威廉脸上真的挂上笑,往前走了两步,站定。


一拳砸在刚才那人的脸上,活动两下脖子,做了个挑衅的动作。


“让你碰了吗?”


反正他不甘心窝囊的待在这里受气,以后?
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妈的,你小子给脸不要!”


那人爬起来,啐了口口水,威廉看到地上红了一下又被水冲散,咂了下嘴。


不行啊,好久没打架了,手生。


3.


“啪”


是拳头砸在肉体上的声音。


起初先是那人单方面被威廉压着打,后来,眼看男人有退缩的意思 刚刚混在人群里的几个也慢慢靠近。


“操…”


混乱中威廉后背被谁踢了一脚,惯性作用让他往前扑去。


狠狠摔在地上威廉下意识撑了下,手腕“咔吧”一声。


倒吸了口冷气,威廉觉得手腕可能是骨折了。


“你他妈刚才不是很厉害的吗。”


男人擦着嘴角,那已经破皮,还有些其他的地方,估计明天都会肿起来。


“啊?你小子不是很牛 逼吗?”那人对着威廉狠踢一脚,威廉只护着腹部缩了下身子,嘴巴紧闭着不发出声音。


“妈的,老子倒要看看你操起来什么样,很辣啊小玩意儿。”


被四五个人架起来,那人不解恨似的在威廉腹部狠狠砸了几拳,威廉本能的蜷缩,却除了最开始“唔”了一声,还是没发出任何动静。


“呵,有脾气。”那人甚至打的手疼,拽着威廉的头发逼他抬头。


威廉就不是可爱白净的那款,但此刻,这个浑身张扬这活力的男孩眯着眼,嘴角挂着血。


男人舔了舔嘴,嘿嘿笑了两声。


“这样子倒是顺眼了,”伸手在威廉脸上拍了拍,猛的把他头往下按。“来给哥哥舔舔,让哥哥见识见识你的本事。”


“喂喂喂,这么刺激的吗?”


威廉被按着无法动弹,胃里一阵阵抽搐。心想这下完了,却听到角落一阵大笑。


他敏感的感到身边人呼吸一滞,原本堵着的人群散开,威廉看到那阵夸张笑声的主人。


那人还穿着囚服,高大,也健壮。只是威廉第一眼看到的是替代了他整条小腿的假肢。


“怎么?继续啊。”那人头发绿的很,沾上些水汽,颜色有点像夏天淋了雨的叶子。鼻子上沾了点红,还画着夸张的绿色眼影,倒是和头发颜色很搭。


什么魔鬼…威廉默默的翻了个白眼,觉得这人有点神奇。


“大型交配现场,多有意思?”


看到周围人都在看他,那人摸了摸鼻子,“看他们啊,看我干嘛?”


终是站起来,走路还有些一瘸一拐。


“啧啧啧,不是我说,这一群群的,衣服也不穿就来看热闹,能不能跟我学学?”


威廉看他一步步走过来,抓着他的人手指无意识用力,抓的他生疼。


这人是谁?


帮他的?


还是单纯看笑话?


胆子挺大啊,怎么觉得这些人都挺怕他?


“我说老哥。”


那人在最开始挑衅威廉的人对面停住,盯着他看了至少五秒。


“打个商量呗,这个人让给我怎么样?我拿我们屋里最骚的和你换。怎么样,很划算吧,叫啥来着,对,监草呢。嘿嘿嘿,这傻逼名字。”


“不不不…”那人完全没了刚才的嚣张。“裘克老弟,既然你要,我又怎么会…”


“谁他妈你老弟。”


哟,还挺有谱。


威廉·艾利斯同学有个很不好的毛病,比如爱忘事。
此刻更是忘了自己还光着身子被控制住,随时可能贞操不保,只顾着看笑话没准备好,抓着他的人松了手,威廉眨了两下眼睛发现自己趴在地上了。


4.


“打算趴多久?”


外面狱警拉了集合铃,整日闲的发毛的人群见没好戏看,明显不满又不敢惹这人,只好悻悻离开。


公共浴室又恢复它的空旷,威廉被那人用脚尖碰了碰,尴尬的挠了挠头一咕噜爬起来。


一句谢谢还没说完,那人突然抬手在他屁股上摸了一把,还捏了两下。


“是不错。”


“啊?啊!”


威廉蹭蹭往后退两步浑身都绷紧,据他观察,这个人,他好像打不过。


还惹不起。


“不是,好歹帮了你,摸一下还不行。”那人满脸怨念的皱着眉,好像威廉很无理取闹的样子。“赶紧滚。”


“啊,不是,哪有你这样的…”威廉被他嫌弃的莫名其妙,刚打算理论,想想这人确实算是救了自己。


“滚啊,不滚真打算留下来和我做?”


那人背对着威廉脱衣服,莫名其妙的,威廉躲了下目光。


“不是…我…”威廉整个人都混乱,把原因归结到自己恩人脑子可能不太好上,干巴巴的道了句“谢谢”,光着屁股出了浴室。


啧,好像忘自我介绍了。


5.


威廉忍着疼穿衣服,黑白条纹的囚服,又肥又大,手腕不知道是骨折还是脱臼,无力的垂着,威廉有些头大,这下子有点糟。


晃晃悠悠出去,意外的发现门口还留了个狱警,看到自己出来,那人目光复杂的打量他一圈。让他跟着走。


“哦…”威廉托着手腕跟着,总觉得哪里不对。


等等,刚才那个人,没人管的吗?


“赶紧走。”


狱警看他停下,冷着声音催促。


威廉合上因震惊而张大的嘴,好像被什么了不起的人罩了呢。


刚才那么一出,裘克帮了他大忙,不只是刚刚那一场危机,威廉知道,他这么明目张胆的一闹,是莫名其妙把他拦在了羽翼之下,他知道,自己以后,在这个监狱,会少很多麻烦。


只是,为什么呢?


纯粹乐于助人,不像,威廉觉得那个叫裘克的家伙怎么看都不像个好人。


单纯闲的蛋疼吧…
嗯,这个解释好像很合理。


“哎…”


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个大靠山的威廉·艾利斯同学无限烦恼。


怎么办,恩人脑子看起来不太好使?虽然有很多人怕他的样子。

评论

热度(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