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藏的naizi

GABRIEL 3

人面羊:

#这个杀手不太冷AU


#年龄操作


#OOC注意






     “半藏,牛奶没有了,你下去买一下,”莱耶斯的声音从卧室里传出来,“零钱在鞋柜上。”


     “知道了。”半藏关了电视跳下沙发,穿上鞋和外套走到门口拿上零钱就出门了。


     他跑到隔壁街的那家小商店里,店主已经认识这个跟在莱耶斯后面的小孩了,看他过来就笑着问买什么?


     “两盒牛奶。”半藏回答着打开保险柜的门,买了一盒零脂的和一盒全脂加钙的牛奶,零脂那盒是给莱耶斯的,半藏一点都不喜欢那种味道,实际上比起牛奶他更喜欢茶,但是莱耶斯坚持要他每天都喝牛奶,说是对身体好。


     “不喝你就会变成矮冬瓜。”莱耶斯摸着他的头,神情就好像是农夫在摸自家农场地里长势不好的南瓜。


     半藏想起那个时候的情景,暗自做了个鬼脸,然后他调整自己的表情,到柜台付了钱往回走。


     他穿过一个十字路口,站在街边等下一个绿灯,半藏百无聊赖地转头看着周围,他将目光从一只在消防栓上撒尿的狗身上挪开,接着,他就看见了那几个最初绑架他的绑匪。


     那几个男人就在他左边的街对面,和半藏视线相对的时候双方皆是一愣,接着他们认出来那就是那个跑掉的小孩。


     半藏撒腿就跑,他根本管不上现在是不是绿灯了,他抱着牛奶在一片刹车声和骂声中跑过马路,后面是紧跟其后的绑匪们。


     半藏在小巷子里左弯右拐,终于甩掉他们绕了一大圈跑回了公寓,他跑上楼,咚咚咚地开始敲门,过了一会儿,他听见莱耶斯骂骂咧咧地从里屋走了出来,“谁啊?”


     “加比,”半藏说着,声音有些发抖,“是我。”


     门咔哒一声开了,“怎么了?”莱耶斯说着侧开身让半藏进来,关上门后看着半藏满是汗水的脸。


     “加比,我看见他们了,”之前跑得太急了,半藏说话断断续续的,“他们,他们也看见我了,他们在追我。”


     “谁?”


     “抓我的那些人。”


     莱耶斯没有说话,他蹲下来摸了摸半藏被汗水弄得湿漉漉的头发,“你先去洗个澡,”他说着,“……这几天你别出门。”






     从这之后半藏都待在家里再也没出去过,购物之类的事情都由莱耶斯出去。有时候半藏在家里看电视看得无聊了而莱耶斯又不在家的时候,他就趴在窗台往外看,看天上飞过的鸽子和地上路过的行人,说不定就能看见那顶熟悉的针织帽。


     只是躲不过的迟早躲不过。这天莱耶斯回去的时候在公寓楼下被几个男人拦住了。“你好,请问你知道这个男孩吗?他是我们朋友的小孩,现在失踪了,我朋友很着急。”男人说着展示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穿着和服的小男孩,一头黑色的齐肩头发梳得整整齐齐,面无表情地看着镜头——正是半藏。


     莱耶斯看了看,然后抬头面色如常地说:“没见过。”


     “是吗,谢谢。”男人听他这么说也没有过多纠缠,很快就让他走了,回到家之后的莱耶斯却远没有之前在外面那样的从容,他急急忙忙地走进卧室拿出行李包开始收拾东西。


     “加比?”半藏站在门口看着忙碌的莱耶斯。


     “半藏,去穿衣服,拿好你的兔子,我们要走了。”莱耶斯头也不回地说着,把两人的衣服塞进包里,之后他抽出另一个包开始收拾他的武器。


     半藏隐隐也猜到了什么,他转身穿上了外套和鞋子,又抱上了自己的玩具。莱耶斯提着包走出来,就在他准备带着半藏离开的时候,有人开始咚咚咚地敲门。


     两人对视一眼,莱耶斯挥挥手让半藏退后,同时从大衣里抽出他的霰弹枪,慢慢走到门口:“谁啊?”


     “开门!”门外的人粗声粗气地说着,莱耶斯从猫眼往外看,发现是之前在楼下拦住他的那几个人。眼看着不能安静地离开了,莱耶斯拿着枪靠到了门的侧边。屋外的人见里面没有反应也不耐烦了,飞起一脚踹开了门,而在他们踹开门走进来的一瞬间,一把巨大的枪抵在了最前面那个人的脑侧。


     嗙!——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巨大枪响,莱耶斯一枪打飞了最早进屋的那个倒霉蛋的半个脑袋,接着他闪身而出,两枪把外面两个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人的胸口打成了血肉模糊的筛子。剩下的那个人怒吼着掏出枪,莱耶斯闪身躲过射来的子弹,一拳打在那人的肚子上,那人被他打得蜷作一团,接着莱耶斯一个肘击砸在那人背上把人打趴下后对着他的头就是一脚!


     最后一个人也清理掉了之后莱耶斯站在一片狼藉里,看见半藏从坏掉的门后面悄悄探出半个头看着他,面对血腥场景的他虽然脸色有一点苍白,眼中却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莱耶斯来不及多想,他把枪塞回风衣里,大步走过去拿起之前被他扔在一边的包,“跟我走。”他说着,抓着半藏的胳臂往外走,半藏被他拉得有些踉跄,不过还是记得走之前带上了门。


     两人兜兜转转最后来到了另一间公寓,这里的房间比他们之前住的那个小,只有一个卫生间和一个厨房,连多余的沙发都没有,所幸床是双人床,够他们一大一小两个人睡了。


     “你跟我睡。”莱耶斯把行李包放到墙角,接着从柜子里拿出床单被子枕头铺床,一边对打量着屋子的半藏说道。


     收拾完之后莱耶斯出了一趟门买晚餐,先前的战斗加上之后的奔波两人都累了,草草吃完饭就爬上了床。


     莱耶斯躺在床上,半藏抱着兔子蜷在他身边,他很喜欢上次在园游会得到这个玩具,连睡觉也抱着它。莱耶斯虽然不太适应身边多了一个热源,但是仍旧敌不过睡神的诱惑,就在莱耶斯半醒半睡的时候,他听见自己怀里传来一句细微的声音:“对不起……”


     “嗯?”莱耶斯模模糊糊地哼了一声。


     “他们是冲着我来的,”半藏在他胸口说着,声音里带着些微的忐忑,,“我连累了你。”


     莱耶斯像是不耐烦了一样出了一口气,接着一个大手按在了半藏头上把他按在一个温热的胸膛上,隔着有些硬的肌肉他可以清晰感觉到对方心跳的频率,“想那么多干嘛,睡觉。”莱耶斯的声音在他头顶上想起,带着困意,却莫名地让人安心。他的胳臂还压在半藏的腰上,有些重,但是半藏毫不在意这些,他往被子里缩了缩,在莱耶斯无意识地咕哝声中闭上眼睛,感受着心跳有节奏的震动,半藏听着心跳的声音,渐渐地睡着了。


     第二天,莱耶斯醒了之后发现自己弓着身子侧躺着,半藏就蜷在自己怀里,枕着自己的胳膊,他几乎把这个孩子整个圈了起来,莱耶斯听着半藏细细的呼吸声瞪着墙壁看了五分钟,最后决定起床。


他小心翼翼地把自己压麻了的手臂从半藏脖子底下抽出来,然后是被象牙色的小细腿压住的右腿,莱耶斯艰难地把自己在床上放平,几乎听见了已经僵硬的骨头发出的咔咔声。之后他小心地掀开被子坐起身,同时把被扔到一边的玩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进半藏怀里。眼见着半藏抱着玩具换了个姿势继续睡,莱耶斯把被子给他盖上,毕竟这个房子不比之前那个,房间里的温度要低不少,要是不小心睡着凉了还要费心给他搞药,更加麻烦……


     莱耶斯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着,下床去厕所洗漱去了。


弄好早饭之后莱耶斯叫醒了半藏,吃饭时他心里思考着接下来的打算,忽然一个之前没来得及想的细节闯入他的脑中:“你不害怕吗?”他放下咖啡杯看着坐在对面的半藏,“我杀了人,你却一点也不害怕。”


半藏被他问得愣了一下:“我之前见过,因为老师和父亲说作为继承人不能因为死亡和血而恐惧……”


     又来了,又是老师和父亲。莱耶斯气结,什么家庭会让自己的小孩在这么小的时候就见识死亡,他才七岁!他……莱耶斯突然意识到一个自己遗忘很久的重要问题:“半藏,你姓什么?”


     “岛田。”


     莱耶斯捂住脸叹了口气。


     岛田,岛田!原来如此,难怪半藏会有这种反应,难怪他不怕,因为他就是出生在这个沾满血污的家族里,之前安娜所指的岛田家丢失的重要东西原来指的就是他!


     要是安娜在就好了。他忍不住这样想着,忽然听见叉子搁在盘子上的声音。


     他抬起头,发现半藏正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一开始刚把他捡回来的时候的那种察言观色的神情又出现了,看得莱耶斯心里莫名地烦躁。“吃你的,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莱耶斯没好气地伸手在半藏头上使劲揉搓,把头发全都揉乱了,同时也发现半藏的头发已经长得有点长了,于是摸猫一样又顺了两把,“什么时候给你剪个头。”


     新的房子里没有电视,半藏只好趴在床上看莱耶斯整理自己的枪械,被人一直盯着的感觉让莱耶斯感觉很不舒服,“我给你电脑,你去一边看电视好了,别老盯着我。”


     半藏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想看,继续盯着莱耶斯看,莱耶斯无奈地停下手里的动作:“你到底想干嘛?”


     “没什么。”


     莱耶斯彻底没辙了,他冲着半藏招了招手:“把你的兔子给我。”


     半藏把玩具递给他,“你要干什么?”


     莱耶斯没说话,他不知从哪找来了一个针线包,有拿出一个枕套,在半藏疑惑的眼神中,他拿出剪刀,干脆利落地挑断了玩具背后的缝线。


     “!!!” 半藏惊叫一声,一下扑到莱耶斯身边。


     “让开点,你挡着光了。”莱耶斯用手肘把自己身边转悠的半藏推开,只见他把枕套也拆开了,接着他把布料剪开缝成一个小口袋,然后把那个小口袋放进兔子体内,然后他又找到一个带拉链的小布袋,把那个拉链拆下来和口袋一起缝在了兔子背上,就这样兔子身上就多了一个暗袋。


       莱耶斯把拉链来回拉了几次,确认没有问题之后他转身,从房间的某个柜子里找到一把小型的战术小刀,他把这把带刀鞘的黑色小刀塞进兔子里,拉上拉链递给半藏:“暂时先这样,等到星期一再去给你找把枪。”


      半藏抱着自己明显变重了的兔子:“我不能用你的吗?”


      “如果你想搞断你的手的话,”莱耶斯嗤笑着,因为喜好关系,莱耶斯很少用小型枪,他更多的是用他那对名叫“地狱火”的霰弹枪或者狙击枪,“我直接帮你扭断就好,用不着这么麻烦。”


      半藏缩了缩手。


      莱耶斯无视他的小动作,“他们现在已经发现你了,你得有点东西自保。”他收好针线包,把碎布扔进垃圾桶。




     星期一一大早莱耶斯带着半藏出门了,他们要坐地铁前往布鲁克林区,因为莱耶斯的“老朋友”的店在那边。两人啃着汉堡等车来,周一早上的站台上拥挤非常,到处都是学生和上班族,车来之后汹涌的人潮挟着他们往车里挤,半藏不得不紧紧抓着莱耶斯的手才能避免两个人被人流冲散,最后一个好心人看半藏被挤得难受就站起来把位置让给了他,而莱耶斯则站在半藏前面把他挡了得严严实实的,半藏有些心疼地摸了摸自己被挤得有点变形的武神兔(现在莱耶斯要求他随身带着),很快又被窗外的风景吸引了注意力,虽然已经在纽约呆了好几个月了,但是半藏几乎没有怎么参观过这座城市,更多的时候他都待在房间里,比如最初逃出来的那个仓库,莱耶斯的公寓,和现在的房子。他跪在椅子上往外看,不时小声发出惊叹。


     到站之后莱耶斯带着他又改坐公交车,摇摇晃晃好一会儿才终于到了地方。


     “托比昂,在不在?”莱耶斯推开门大声打着招呼,半藏跟在他后面,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摆满枪械的店。


     “你来干什么?”一个带着口音的声音响起,半藏抬着头左右看了看,都没看见声音的主人在哪。


     “这里,小子,”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更近了一些,“把你的脑袋低下来!”


     半藏低下头,看见一个和他差不多高,但是满脸大胡子的人,顿时瞪大了眼睛。


     “矮人?”


     半藏歪歪头,面前这个矮个子男人无论是那把浓密的淡黄色胡须,还是和自己一般高的身高,都很像他在电视里看过的矮人。


     “我不是矮人!!”那个“矮人”听见他的话立即吼起来,与矮小的个子不一样,他的嗓门非常大,他吼过之后半藏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在嗡嗡作响。


     “他又没说错,你本来就,咳。”莱耶斯说到一半被托比昂瞪了一眼,赶紧咳了一下改变话题。


     “那么,你们到我这里来是有何贵干?”托比昂说着,抱起双臂,这时候半藏才发现他的左手是一个机械臂,“我才不相信你就是为了带这个小子来这里跟我打个招呼才过来的。”


     “给他搞把枪。”莱耶斯也不多啰嗦,指了指半藏直入正题。


     “他?”托比昂瞄了半藏一眼。


     “对,要轻的,还要可以塞进那个玩具里的。”


     托比昂走向柜台跳上矮凳,很快就挑出了两款枪:“史密斯威森M36和格洛克G43,”他说着把枪放到莱耶斯面前,半藏扒着柜台垫着脚,看见那是一把左轮和一把半自动手枪。


     莱耶斯选择了那把半自动手枪:“就这把,”说着冲半藏一摆脑袋,“去试试。”


     托比昂的店里有个试枪间,半藏站在托比昂友情提供的矮凳上看着面前的靶子,“会用吗?”莱耶斯把枪塞到半藏手里问道,半藏摇摇头,于是莱耶斯拿回枪在半藏面前一步一步演示如何拆下弹夹上弹、如何正确持枪、如何瞄准……


     “还有这个,”莱耶斯最后把耳罩戴到半藏头上。托比昂一直在一边看着两个人的互动,直到这个时候才忍不住开口:“莱耶斯,他是你的徒弟吗?”


     “不是。”莱耶斯盯着半藏打靶,头也不回地秒答。


     “那你干嘛教他这些?”


     “我乐意。”


     “……”托比昂还想说什么,但是被打完一个弹夹的半藏打断了。


     “完全不行,”莱耶斯看着半藏打出来的靶子评价道,“你还有的练,男孩。”


     托比昂看着他们,决定也不多说什么,反正都是他们的事,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付了钱之后莱耶斯在托比昂吃惊的目光中把枪塞进了玩具的肚子里递给半藏,又给自己补充了一些弹药。等他们从店里出来的时候都已经中午了。饥肠辘辘的两人准备去找个地方吃饭,这时候莱耶斯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看了一眼就笑了起来:“安娜回来了。”



评论

热度(89)

  1. 半藏的naizi人面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