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藏的naizi

GABRIEL 1

人面羊:

#这个杀手不太冷AU


#年龄操作


#OOC注意


#图片来自 @三九 


#沉迷游戏磨磨蹭蹭花了2个月才写完,一共2.4w字_(:зゝ∠)_






     纽约的夜晚总是不安全的,有贫民区之称的布朗克林区更是如此,不过这对加布里尔·莱耶斯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他在超市买好需要的东西,又拿了一包烟,走出门后打开来抽出一只点燃了叼在嘴里,他抱着纸袋慢悠悠地往回走,身后的影子在路灯投在地上的橙黄光圈里从左至右,由长变短再拉长,循环往复。


没走多久,路边的动静吸引了他的注意。


     大概又是混混闹事吧。莱耶斯起先并没有在意,但是当他走近了之后,眼前的场景让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前面的巷子口有站着几个人,从他们五花八门的发型和柳钉皮夹克、吊裆裤以及上面叮叮当当的链子莱耶斯可以判断这几个是这里再常见不过的混混,问题是被他们围在中间的那个人:一个小孩,亚洲人,穿着脏兮兮的衬衣和短裤,及肩的头发也乱糟糟的,他被几个成年人围着却丝毫没有害怕,反而瞪着几个人,眉头皱着的样子挺有几分气势,看着倒是有些意思。那几个混混大概是被他的眼神惹恼了,说了几句之后伸出手猛地推了他一把,男孩被他们推得一个踉跄,跌靠在背后画满涂鸦的墙上。


     看来某些人要被打了。


     出于对这个孩子眼神的欣赏,莱耶斯决定帮他一把。


     “喂,臭小子大半夜的怎么还不回去,非要我出来找你是吗?”


     所有人都转头看着莱耶斯,男孩瞪大了眼睛。


     “还傻站在那里干嘛?还不快跟我回去!”莱耶斯吼了一声,就像是任何一个因为自家小孩晚回家而不得不出门去找的家长一样。


那个男孩犹豫了一下,接着穿过那几个人向莱耶斯跑去。


     “嘿,我说老墨(对西班牙或者墨西哥人的贬称),你家的崽子撞到了我们的朋友,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就当莱耶斯准备带着孩子离开的时候,那几个混混又围了上来,吊儿郎当地看着莱耶斯,看来是不打算放弃这个大半夜找乐子和说不定还能赚一笔的机会。


     莱耶斯沉默地看着这几个人,那几个人被他看得有点发虚,但是仍旧继续说着:“刚好最近哥几个手头有点紧,你就给些钱给我朋友当医疗费好了。”


     男孩站在莱耶斯的斜后方,紧盯着他的动作,只见他听了将手伸进大衣口袋里,像是要掏出钱包的样子,那个


     “医疗费?不,那太麻烦了,我有更省事的办法。”


     咔嚓。


     混混们都是一愣,常年混迹在这片混乱地区的他们都很熟悉莱耶斯从衣服里拿出来的这个东西——枪。


     “啧!”万万没想到会碰上硬骨头的几人一下子就怂了,他们恶狠狠地瞪了面前的人一样,转身跑进昏暗的巷子里。


     解决掉混混的莱耶斯把枪重新放回位于腋下的枪套里,转身看了一眼那个小孩:“赶紧回去吧。”说完就自顾自转身走了。


     没走两步,他就听见背后有脚步声,转头一看,是刚才那个小孩。


     小孩看莱耶斯停下来,自己也不走了,只是站在他两步以外的地方看着他。


     莱耶斯和他对视了一会儿,转身继续走。


     小小的脚步声也跟着响起来了。


    这让他不得不再一次停下来: “别跟着我。”


    那个小孩站在那里,有些不安地动了动脚: “我没有地方可以去。”


     “你家长呢?”


     小孩低下头,莱耶斯看着他脏兮兮的样子,裸露出来的腿上似乎还有些伤,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被那几个混混弄的。


     想到这里莱耶斯哼了一声,回过身又迈开步子。这一次他没有听见身后的脚步声,他回头,看见那个小孩没有走,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他,只到他腰那么高的小孩孤零零地站在路灯下面,看着就像是被主人抛弃的猫。


     “跟上。”


     小孩浑身一震,似乎有些难以置信自己听到的话,但是看见莱耶斯真的站在那里等着他,于是一阵小跑跑到莱耶斯身边,莱耶斯见他跟上了也不说什么,只是继续往前走,小孩紧紧跟在他身后一步的位置,路上孤单的脚步声变成了两串,地上的影子旁边也多了个小尾巴。




     回到房子之后莱耶斯把东西放在中岛上,那个小孩就站在墙边看着他把买到的东西分门别类收起来,收完之后莱耶斯拿起留在桌子上的面包做了一个简易的三明治,大半夜的他并不想费太多事情,做好之后他冲着小孩扬了扬下巴,就像招呼自家的猫狗来吃饭一样:“吃吧。”


     男孩乖乖走过来,他先跑去水槽那里洗了个手,再爬上椅子拿起三明治吃起来,狼吞虎咽的样子看来已经饿了很久了。莱耶斯收好做剩下的东西之后看着吃三明治,从吃东西的动作上来看这个小孩一定受过良好的家教,身上穿的衣服看起来也不像是廉价货,大概是上城区的小孩走丢了吧。


     “沙发归你,明天我送你去警察局。”莱耶斯接了一杯直饮水放在小孩面前,一边说着。


     小孩吃完三明治抱起杯子喝了几口,听见莱耶斯说了之后看着他点点头,“嗯。”


     眼睛是灰褐色的。莱耶斯看着小孩圆溜溜的眼睛漫不经心地在心里想了一句。


     之后莱耶斯洗好盘子,又从自己的衣柜里找了一间外套扔给他——房子里只有他卧室里一条毯子,反正这小孩小得跟只猫似的,自己的外套对他来说足够了。这样想着的莱耶斯把灯一关,也不管客厅里的小孩,自己洗漱睡觉去了。


     


     第二天起来莱耶斯差点都忘了自己捡了个小孩回来的这件事了,所以当他打着哈切走到客厅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看见沙发上隆起的一坨的时候他还疑惑了一下,随后才看清那一团是一个小孩裹着他的外套正蜷在沙发上睡得正香,估计是昨晚睡觉前他把自己的脸洗了洗,从头发和衣服的缝隙间露出来的象牙色脸颊上带着淤青,露在外面的两条细瘦的腿上也满是擦伤,莱耶斯看了一会儿,转身走到岛台开始做早饭。


     小孩是被他做饭的动静弄醒的,莱耶斯把煎好地培根放在盘子里,转头就看见他坐了起来,显然还没有真正清醒,正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


     “醒了就起来。”莱耶斯把盘子往桌子上一搁。


     “嗯。”小孩爬起来穿上鞋子,依旧是先去水槽洗了脸和手,还用水漱了漱口才坐到桌边上,两人沉默地吃完饭,洗完碗之后莱耶斯去卧室换衣服,再出来就看见小孩端正地坐在沙发上,旁边是自己被叠得整整齐齐的外套。


     “走吧。”




     莱耶斯把小孩送到了最近的警察局。


     “非常感谢你,先生,我们会尽快找到这个孩子的父母的。”警察感谢着这位送来走失儿童的好心人,要知道在这种地方有这样善心的人可不多见。


     莱耶斯摆摆手,因为职业缘故他不太喜欢警察,现在他只想把小孩扔给警察赶紧离开。


     临走前莱耶斯一个不经意的转头,从警察局玻璃上的倒影中看见那个孩子被警察牵着往里面走,却一直侧着脑袋看着莱耶斯,那个样子就好像是自己把他抛弃了一样。


     小孩就是小孩。莱耶斯想着,头也不回地走出警察局,出门没走几步他就和对面走过来的行人不小心撞了一下肩膀。“抱歉。”他随口道了声歉,对方哼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同伴叫走了,莱耶斯转头看着他们走进警察局,既然没有冲突也就没太注意,转身离开了。


     从警察局离开之后莱耶斯先是去拜访了一下自己以前的老朋友,现在开了一家酒吧的安娜·艾玛丽,她以前是这个他们这行数一数二的狙击手,后来销声匿迹了很长一段时间,据说是和某个不知名的人结婚了,之后等莱耶斯再听见她的名字的时候,这位前狙击手已经转行当了酒吧老板娘,专职卖情报兼职卖酒水。


     “早上好,加布里尔,”安娜为意外到来的老友倒上一杯泡得刚好的红茶,摆上自己烘烤的饼干,“你这么早来我这里还真是难得呢。”


     “稍微有点事,办完就直接过来了,”莱耶斯喝了一口红茶,顿了一下往里面加了奶和方糖,“有什么消息吗?”


     “暂时没有,”安娜喝了一口红茶,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提了一句:“不过听说现在日本那边不太太平。”


     “怎么回事?”


     “据说岛田家丢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闹得沸沸扬扬的。”


     “然后呢?”


     安娜摇摇头,“然后就不知道了,我的线人说岛田家迅速封锁了消息,目前能知道就是岛田家主震怒,日本那边有几个小一点的家族直接就没了,整个局势都在改变。”


     “哈,”莱耶斯笑了一声,伸手捻起一块加了葡萄干的饼干咬了一口,“弄得那么大动静,该不会是孩子丢了吧?”他莫名想起昨天捡到的小孩。


     “谁知道呢,”安娜耸耸肩,改变了话题:“加布里尔你留下来吃个午餐如何?今天有土豆牛肉汤和鹰嘴豆泥,以及刚烤出来的饼。”


     “乐意至极。”






     几个小时之后莱耶斯满意地从安娜的咖啡厅里走出来,肚子里塞满了美味的埃及菜,又在饭后喝了一杯味道和茶有些相似的阿拉伯咖啡,吃了一点甜点,也听到一些比较实用的消息,现在的心情好得很。


     只是这种心情并没有持续太久,他远远地看着自己家门口蜷着一团什么,一开始还以为是流浪狗,可是当他走近了之后莱耶斯总算是看清了那不是流浪狗,而是一个小孩——他今天上午才送到警察局的小孩。


     “怎么是你?”


     蜷坐在他家门口的小孩抬起头,和早上他被送到警察局的时候相比,男孩的衣服更脏了,脸上也多出了一些暗红色的擦痕,他抬头看着莱耶斯,没有说话。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莱耶斯先败下阵来,毕竟一直站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先进来吧。”


     几分钟后莱耶斯坐在沙发上,小孩站在他面前,两个人活像挨训的小孩和教训自己小孩的老爹。


     “说吧,怎么回事,”莱耶斯突然很想抽烟,他掏出烟盒,然后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看了一眼面前的小孩又把烟盒塞回去了,“你怎么会从警察局跑出来。”


     小孩没有说话。


     莱耶斯看着他,换了个姿势:“我不收留来历不明的人,你既然从警察局跑回来了,那就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他盯着小孩的眼睛,浑身散发着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你有两个选择:说,或者滚。”


     小孩抿了抿嘴,虽然有些紧张,却显然并没有被他的气势给吓到:“我在警察局看见抓我的人了。”


     “什么?”


     “我的家不在这里,我是被他们抓来的。”小孩的英语词汇量显然不太够,他连比带划,好不容易才向莱耶斯说清了前因后果。


     “所以你在警察局看见他们之后就自己从厕所翻窗户跑出来了。”聪明的崽子,居然还能一路跑回来……不过这剧情可真是有够俗套的,莱耶斯在内心感叹着。


     男孩点点头。


     “我知道了,”莱耶斯思考了一会儿,开口说道。“你这段时间就暂时住在我这里,费用等你家里人来的时候在付也不迟,”他说着,站起身,“现在你先去洗个澡,衣服我一会儿给你拿。”


     小孩乖乖去厕所洗澡了,莱耶斯一边听着厕所里传来的水声,一边在自己衣柜里找着衣服,他的衣服对那个只有他腰高的小孩来说都太大了,就连平常穿的紧身T恤在小孩身上估计都能像条裙子一样。莱耶斯翻翻找找,好不容易才在柜子的角落里找到一件洗缩水的旧T恤,平常这种衣服早该被他扔了,这一件因为在衣柜的最角落里所以被忘记了,现在刚好派上用场。他又找了一条系带的运动短裤,这样就算大了也能通过收紧腰带固定。


     莱耶斯把衣服放在浴室洗手台上之后转身回到客厅找出了医疗箱,他记得那孩子身上有些旧伤,这一次他跑回来之后身上又添了新伤,得上个药才行。


     隔了一会儿小孩湿哒哒的出来了,露出的手和腿上都带着伤,其中最显眼的就是他手腕和脚脖子上的勒痕,看来那些绑匪为了不让他们的人质逃走,很是下了点狠手——哪怕他们的目标是个才7、8岁的小孩。


     莱耶斯感觉有点生气,“过来。”他从小孩说着,男孩走过来按照他的指示坐在沙发上,任由莱耶斯抓着他的脚踝把他的腿抬到自己的大腿上上药,只是在医用酒精涂抹在擦破的皮肤上的时候下意识缩了缩腿。


     “别乱动,”莱耶斯抓着他的脚把小孩缩回去的腿重新扯回来,为了防止他再次把腿缩回去,他抓着男孩的小腿,把他固定在自己腿上。“你叫什么名字?”上药途中莱耶斯漫不经心地随口一问,毕竟要一起生活一段时间,无论这段时间的长短,有个名字称呼总是要方便一些的。


     男孩低着头看着莱耶斯给自己上药,这个拉美裔男人的手干燥温暖,握着他的小腿让他感觉很舒服,感觉之前因为攀爬和奔跑而酸疼的腿部肌肉都感觉好一些了,他听见问话,动了动脚趾,回答道:“半藏。”


     “我叫加布里尔(Gabriel),”莱耶斯哼了一声表示听到了,把叠好的医用纱布盖在在半藏严重磨破的膝盖上胶布粘好,然后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加百列(Gabriel)?”


     “不,才不是那种高尚的人,”莱耶斯哼笑一声,“把胳臂伸出来。”


     等莱耶斯把所有露在外面的伤口都处理好了之后,原本医疗箱里的创口贴已经所剩无几了,他看了看男孩宽大衣服掩盖下的身体,再次发出命令:“把上衣脱了。”


     “身上没什么伤的。”


     “我叫你脱了,”莱耶斯加重语气,“我不想说第二次。”说着他一把抓住衣服往上一扯,男孩露出的身体上确实也没有什么外伤,只是有一些或青或紫的淤伤,这些暴力留下的痕迹在小孩尚未长开的白皙身体上显得分外刺目。


     “啧,这群混账……”莱耶斯啐了一口,伸出手开始检查半藏身上的骨头,“疼就告诉我。”


     男孩被他摸得有点痒,扭了扭身体。


     “别乱动,”莱耶斯再一次说道,确认没有骨头因为那群人的殴打裂开或者骨折之后他放下半藏的衣服,开始收拾医疗箱和满地的垃圾,“现在你去拿条毛巾把头发擦干,毛巾在浴室外面的柜子里,然后出来吃饭。”


     “好。”半藏跳下沙发往浴室走去,赤裸的脚走在地上吧嗒作响。


     莱耶斯一边打开冰箱看有什么可以吃的,一边想着明天带他去一趟安娜那里,突然,他想起了什么。


     “把你的脏衣服扔到洗衣筐里。”


     “知道了。”



评论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