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藏的naizi

REAPER

人面羊:

#GABRIEL番外
#OOC注意
#既然大家都在问有没有后续,那就写个小番外好了∠( ᐛ 」∠)_



     死神很忙。


     他抖了抖手里的名单,那卷羊皮纸就哗啦啦落到地上滚出老远,看得死神在面具后面直翻白眼,即使,每天辛勤工作也没见这卷名单变短过,就好像被他划掉的名字又转了一圈回到了名单最末尾,死神有时候觉得这张从他有记忆起就拿着的名单其实是一圈纸,永远转不完。


     总有一天自己要去休个假。他想着,多拉多,或者伊利奥斯。


     死神很喜欢这两个地方,虽然他也不知道原因。




     “让我们来看看……”他嘀咕着,带着金属利爪的手在羊皮纸的最顶端点了点,那里写着个名字,他用爪尖戳了戳那个名字,那些黑色墨水书写的文字就化作黑色的烟雾飘起来,扭了扭重新组成一排字,是这个名字的所在地,死神看了看,接着一扭身化作一道黑色的烟雾消失无踪。


     下一秒他就踩在了细碎的白沙上,他抬头看了看那些充满东方色彩的建筑,雪白的墙被时间渐染出些许斑驳的痕迹,朱红的柱子和飞檐翘角,乌黑的瓦片,死神就像个观光客一样慢悠悠地走在空无一人的庭院里,他走过被刻意打理出水波纹样的沙地,明明十分高大的一个人却没有在沙地上留下一点痕迹。绕过巨大的庭岩,黑色的大衣衣摆上划过空气,留下丁点的黑色雾气,就像一滴落进水里的墨水,眨眼间就消失殆尽。


     他走过木质的台阶,走过一个门洞之后眼前豁然开朗,先看见的便是一树树绚烂绽放的花,那些花在北半球的阳光下盛开着,就像一片粉红的云霞,把旁边建筑的墙也映成了柔和的粉色,温暖的微风拂过的时候那些红云就摇曳着,洒下色彩鲜亮的碎屑,落在长着青苔的石板地上,铺成柔软的地毯。花树之中是一个小小的亭子,小小的雀鸟在花枝和被晒得微热的瓦片上跳跃着,发出婉转的啼啾。


     死神走过这处美丽的庭院,走进庭院后面高大的天守阁里——他的目标就在这里面。


     天守阁内的正厅里的柱子上都装上着黄铜的包角,在寥寥几盏灯笼的灯光下闪着光,阳光穿过顶上的一处打开的天窗落进来,在地上打出一片格纹交错的光影。正中的高大墙壁上绘着山水云雾间交缠的东方龙,金色绘制出它们飘动的鬃毛。一些人站在正厅里低声说着什么,死神就像一团烟雾一样直接从他们之间穿了过去,他走后那些人才后知后觉得抱住自己的胳臂左顾右盼,疑惑着温暖的春日午后哪来的穿堂冷风。


     最终,死神穿过复杂如同迷宫一样的房间来到自己的目的地,那是一个巨大的房间,房间正中摆着一张巨大的床,床外面挂着白色的帷幕,从轻薄的织物中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里面躺着的人影。无数巨大的医疗器械摆在床的周围,冷硬的轮廓和这个古色古香的房间格格不入,数不清的管线曼延进帷幕里面,延续着床上人的生命。


     可惜今天过后这些东西就没有作用了。


     死神伸出手轻轻拨开帷幕,俯下身子端详着躺在床上的老者。


     老者静静躺在那里,睡着了,已经褪成银白色的长发整齐地铺在枕头上,白色的帷幕中雪白的床上苍白的老人,似乎一切都是白色的,他的胸膛的起伏是那么微弱,若不是旁边的心率仪还在发出有节奏的声响,上面那些绿线还在有规律的起伏,只怕会让人毫不怀疑这个老人已经死去了。


     死神看了一会儿,朝床上人的胸口伸出了手。


     就在那只带着银色利爪的手将将要碰到老人胸口的时候,老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和他银白色的头发和满脸的褶皱不一样的是他的眼睛,那双灰褐色的眼睛根本看不出是个将死之人的眼睛,清醒又锐利,富有上位者的气势,即使他躺在床上身上插满管线,但是当他睁开眼睛之后却像坐在这座城池的顶端。


     老人微微转过头,就这样静静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漆黑的死神,眼中没有丝毫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戴着可怕面具的高大人影的疑惑和害怕。


     良久之后,他微微一笑,所有刀锋般的气势都消失了:


     “你太慢了。”


     他说着,就像在抱怨一个迟到了许久的人。


     有些不满,但是更多的终于等到人的开心。


     “我来带你走。”


     死神说道。


     “好。”老人微微点点头,任由死神的利爪覆盖在他的眼睛上。死神的手像冰一样刺骨,却很轻,就像一片寒冷的薄雾。


     突然,老人说了一句:“对不起,你给我的枪被我不小心搞丢了。”


     死神没有答话,等他挪开手的时候,老人的眼睛再一次闭上了。


     这次他的胸膛再也没有起伏了,旁边机器上波动的线条趋于平静,最后变成无尽的直线。


     刺耳的警报声响彻在原本安静的房间里。


     在死神眼里,他看见一个小小的人影从老人的身体上坐了起来。


     那是一个小孩,只有七八岁的样子,穿着宽松的黑色卫衣和短裤,一头及肩的黑色头发,象牙色皮肤,看起来有点瘦。


     “走吧。”死神说道。


     “嗯。”小孩答应道,跳下床,跑到死神身边抓住他的大衣衣摆。


     死神看了一眼,也没有责备什么,只是带着孩子往外走去,穿过那些冲进屋子的人们,走向屋外。


     最后消失在午后灿烂的阳光中。


     








     “我们去多拉多吧,或者伊利奥斯也行。”男孩拉着黑衣死神的衣摆,昂头说道。


     “……好。”死神答应了,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答应,





评论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