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藏的naizi

GABRIEL 4

人面羊:

#这个杀手不太冷AU


#年龄操作


#OOC注意






     那是半藏第一次见到安娜。对于她,半藏的第一印象就是翅膀,当时莱耶斯带着他推门而入,安娜就坐在吧台边上,身上披着一件翅膀状的披风,阳光透过酒吧新艺术风格的窗户射进来,穿透挂着的植物的间隙斑驳的撒在她身上,那件披风就在细碎的光影中栩栩如生。


     她看起来就像是收拢翅膀小憩的天使,但是半藏又觉得她不像天使,书上的天使都是柔和的,有着金色的头发、乳白的皮肤和蓝色的眼睛,才不会像她这样——巧克力色的皮肤,一头黑色长发仿佛丝绸,黑色的眼睛下面有深色的刺青。安娜很美,即使不再年轻也依旧很美,她脸上的细纹并没折损她的美貌,反而让她的美更有味道,就像岁月流淌过的石雕,轮廓更加圆润。不过安娜的美是充满了侵略性的,她坐在那里,就像一只鹰栖在栖木上。


     “加布里尔,好久不见,”安娜看见他笑着走过去给他一个拥抱,“很抱歉我没有及时地回复你,希望没有让你造成什么困扰。”


     “都不是什么大问题。”莱耶斯回抱了自己的好友。


     “最近纽约也不太安静,我还没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听说有一群外来人在纽约到处找人,听说你的住处也被袭击了?”这时候安娜注意到被莱耶斯挡住的半藏,“嗯?这个孩子是……”


     莱耶斯把半藏往前推了推:“那群人在纽约找的就是他。”


     安娜睁大了眼睛,“这就是你家被袭击的原因?你怎么找到的?”


     “路边上捡的。”


     半藏抱着玩具,乖巧地向安娜问好。


     “哎呀,真是个乖孩子,”安娜笑眯眯地说着,摸了摸半藏的头,“要不要吃点心?茶呢?”


     这时候一个小姑娘跑出来,一头黑色的头发,褐色的皮肤,五官尚未长开但是能看出和安娜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妈妈!”小姑娘扑到安娜身边,又奶声奶气地向着莱耶斯问好:“莱耶斯叔叔好。”接着好奇地盯着莱耶斯身边的半藏,看着他的长头发犹豫了一下:“小姐姐好……?”


     半藏的脸当时就黑了,两个大人在一边大笑出声。


     “不是姐姐,是哥哥。”半藏严肃地纠正着,这时候莱耶斯突然说:“半藏,你和法芮尔去一边玩一会儿,我和安娜有点事要说。”


     半藏点点头,带着法芮尔到沙发那里玩去了,两个大人则坐在吧台边开始谈论他们的事情。


     “你之前给我发消息是什么事?”安娜为莱耶斯倒了杯茶,又帮他端来了奶和方糖。


     “帮我联系岛田家,就说‘找到他们丢失的东西了’。”


     “岛田家?”安娜看着莱耶斯,随即就明白过来转头看着不远处玩耍的两个小孩,半藏正拿着书在给法芮尔讲故事,小女孩抱着半藏那个沉甸甸又有些硬邦邦的武神兔专心地听着,“加布里尔,你可真是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啊。”


     莱耶斯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喝了一口茶,被烫得咧了咧嘴。


     “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你联系的,”安娜答应了,“还有别的吗?”


     “有,我希望你帮我查一下绑架半藏的那帮人的背景。”


     “你有什么线索吗?”


     “半藏说他在警察局见过那些人,所以我怀疑他们是这一片的,并且应该在和条子有关系。”


     “好,我会从这方面下手的,”正事说完之后安娜又将目光转向了两个小孩,“——那么,亲爱的,你愿意给我说一说你们的事吗?我想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我错过了很多故事。”


     莱耶斯一听安娜的语气,就知道自己必须得说点什么了,认命地揉了揉眉头:“好吧。”


     ……


     故事说完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情了,安娜看了看钟,招呼两个孩子过来吃晚饭。


     “妈妈,你看!这是半藏哥哥教我折的千纸鹤!”法芮尔举起手把手里的折纸展示给她的母亲看,经过两个小时的玩耍,法芮尔非常喜欢这个看起来像小姐姐的哥哥。


     莱耶斯替半藏理了理被汗水弄得湿漉漉的刘海,安娜看着他的动作,说了这么一句话,“加布里尔,你变了很多。”


     “有吗?”莱耶斯替半藏脱下了身上的外套,把他的玩具放到一边,玩具放在石料的桌面上发出一声细微的闷响。


     “当然,如果让他们看见大名鼎鼎的加布里尔·莱耶斯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估计下巴都能掉下来,”安娜顿了一下,笑了笑,“不过这样没什么不好。”


     晚饭过后又闲聊一会儿他们就告别了,“如果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安娜再一次拥抱了莱耶斯,又俯身抱住半藏,“再见。”她吻了吻男孩的额头。




     回家之后收拾一番之后两人躺在床上,莱耶斯侧躺着伸出一只手让半藏枕在他胳臂上,小小的孩子几乎被他整个笼罩在了坏怀里,不远处路灯的光从窗户外面透进来,隐约能听见不知道楼上还是楼下的哪家住户传来的电视的声音和远处不时响起的汽车驶过的声响。


     “感觉怎么样?”莱耶斯想着白天的事情,就顺口问了蜷在他怀里的半藏一句。


     半藏动了动:“嗯,安娜阿姨人很好很温柔,然后她的菜也很好吃。”他认真地说着。


     哈,莱耶斯低笑一声,“你别看她现在这样,以前可是我们那里出了名的凶悍。”


     “真的?”


     “她曾经接过一个单子,目标是一个头目,可惜当时被警卫发现了,于是她缠斗一番之后跳下去,徒手扭断了那个头目的脑袋……”莱耶斯低沉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诉说着许多年前的那些故事。


     故事结束之后半藏没有说话,就在莱耶斯以为他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听见了半藏细细的声音:“加比,你要送我回去吗?”


     “对,”莱耶斯和安娜说话的时候也没有控制声音,所以半藏听见他们的谈话也是很正常的,“还是说你不想回去?”他只是随口一说,半藏的回答让他一愣:“嗯,之前想回去,现在……有点不想了。”


     “为什么?”


     “因为和你在一起很开心,很自由,可以看电视,可以玩,可以见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东西。”半藏细细数着那些事情。


     莱耶斯听他说的这些忍不住发出一声闷笑,惹来半藏一巴掌拍在他胸口,“你说的这些,等你以后长大了就可以了,根本连理由都算不上。”


     半藏不满地撑起身子一下扑到莱耶斯身上,莱耶斯顺势躺平身体让半藏趴在他身上,看着就像只纵容幼崽在自己身上玩耍的大猫,“而且你是家族的继承人吧?你走了家族怎么办?”莱耶斯又抛出一个问题,半藏想了想,“没事,还有源氏,我走了源氏也可以当继承人。”


    莱耶斯又笑了一声转过头,为就这样被自己哥哥卖了的弟弟默哀了一秒钟,接着他感觉到一双手摸到了他的脸颊上,把他脑袋扳了回来。半藏扳着他的脸,强行让他和自己对视:“我喜欢(love)你,”他在一片昏暗中看着莱耶斯,“所以不要送我回去,求求你。”


     这是莱耶斯记忆中半藏第一次求人,这个孩子就算在完全陌生的地方无处可去的时候都没有低下头求过什么,现在却恳求他不要送自己回去:“你一个毛都没长的小鬼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我——”


     “——而且,”莱耶斯强硬地打断半藏急于出口的反驳,又紧接着提出一个问题,“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吧。”用的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半藏点点头。


     “做我们这行的危险我不想多说什么,我随时都有可能会死,死于任务,或者仇杀,”他在黑暗中盯着半藏的眼睛,“你怎么办?你能做什么?你连10岁都不到,脱离了你的家族你什么都不是。”


     “我——”


     “我什么都给不了你,我满世界执行任务,如果跟着我你甚至连应有的教育都接受不了,我也教不了你什么,我只知道杀人。”


     “我也可以杀人!你可以教我杀人!”


     “行业规矩,拒绝使用童工。”


     半藏还在试图说服莱耶斯:“我能成为你的助手,我可以当诱饵,我会好好学,以后可以成为你的搭档,我——”


     “不,”莱耶斯打断他的话,直截了当地拒绝了他的话,“不行。”


     “你的家族很可能会找过来,你觉得如果被你的家族找到,我们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半藏被他的问题弄懵了,他趴在莱耶斯身上怔怔地看着他,脸上还带着些许茫然,他的年龄还不足以让他理解到那么全面和深刻的程度。


     莱耶斯被他的神情弄得心里一软,他伸手在半藏头上揉了揉,又用力把那个小脑袋按到自己的身上镇压了任何可能的反抗:“先睡吧,我们下次在谈论这些问题……在你想明白之后。”


     半藏乖乖趴在他身上,半晌应了一声,声带振动让莱耶斯感觉自己那一小块皮肤有点痒:“……嗯。”






     只是没想到他们已经再没有“下一次”的机会了。








     “加布里尔,”安娜在电话那头急匆匆地说着,特有的一点开罗口音因为她过快的语速而让人有些难以听清她在说什么的:“你的猜测没错,那群人确实和纽约警方有所勾结,因为之前岛田家抢了他们一笔生意,作为报复他们袭击了岛田家的车并且把岛田家的继承人绑架到了美国,”她顿了一下,“总之你们赶紧走!有纽约警方的帮助他们很快就会找到你这里……”


     “谢谢你,安娜,”莱耶斯不紧不慢地说,完全不像安娜那样着急,就好像被追杀的目标不是自己一样,“你的消息很有用,不过另一件事已经来不及了。”


     “什么——”


     “他们已经来了,”莱耶斯说着,把手枪塞进自己大腿上的枪套里,腰后的枪套已经放好了四把一模一样的霰弹枪“地狱火”,腰间的战术腰带上也挂着手雷和弹匣,黑色T恤的外面套着防弹背心,又被黑色的大衣掩盖住了,莱耶斯用肩膀夹住电话,给手里的冲锋枪装上弹夹,发出咔嚓一声脆响,即使不用仔细听都能听见楼下数量众多的脚步声,“我晚点再打给你。”


     接着莱耶斯不等安娜再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楼下传来房东太太的大喊:“你们这是干什么!”


     莱耶斯转过头对自己身边的半藏说:“跟紧我。”半藏看着他,乖乖的点了点头。


     莱耶斯打开窗户,窗户边是这栋楼的逃生通道,他先是小心地探出头观察周围有没有埋伏,确定敌人还没有彻底包围这栋公寓之后他让半藏从窗户那里爬出去到旁边的逃生通道上,接着自己也翻了出去。两人急匆匆地往下走,突然莱耶斯一把拉住半藏:“从旁边的窗户爬进去,快!”他看见不远处的巷子口停下了一辆黑色的车,上面下来好几个穿黑色防具的人——那是纽约特警。


     半藏匆匆从通道旁边打开的那个窗户爬了进去,鞋子踩脏了主人家小几上铺着白色蕾丝,踢翻了花瓶和相框,使得莱耶斯翻进来的时候一脚踩在地上的水渍差点滑一跤,他低头看了一眼脚边躺着水和花以及陶瓷碎片里的相框,捡起来放回小几上,并对站在一边呆若木鸡的主人说了句我会赔偿之后拉着半藏就往门口走,男主人本来还想拉住莱耶斯理论,却在看见他从后腰抽出足有小臂长的巨大黑枪之后缩到一边没了声音。


     莱耶斯根本没管他,这家住户的门刚好正对着楼梯,他贴在门上的猫眼看了看,就看见几个特警顺着楼梯跑了上去。


     等人上去之后他小心地打开门,确认暂时安全之后拉着半藏跑出去,躲到走廊的一个拐角处,像这样这样大的公寓楼不止会有一个逃生通道,在最早莱耶斯租下这里当做安全屋的时候他就已经检查过了,这次搬进来之后又检查了一遍,他们要做的就是等那些警察完全上去之后利用时间差到另一个逃生出口去。因为大部队在不同的方向,到时候就算有人看守,只要他们解决到那几个人就能够顺利逃脱了。


     莱耶斯观察了一会儿,一挥手在前面开道,半藏抱着他的兔子跟在后面,不得不说岛田家把他们的继承人训练的很好,半藏的脚步声在刻意控制下小了不少。他们先是在楼梯口停留了一小会儿,接着走下楼梯来到二楼,莱耶斯甚至可以听见特警的指挥在和房东解释的声音:“……有个劫匪绑架了小孩,我们接到报警一路追查找到这里……”房东太太依旧是那种尖利的大嗓门,说出来的话让莱耶斯有一种把那个满脑袋发卷的老女人抱起来亲一下的冲动:“什么绑匪?我们这里没有这种人!你们上去了要是把我的房间弄坏了怎么办?谁来给我赔?”


     好样的房东太太,就这样继续拖延他们的时间。莱耶斯内心这样想着,接着他就听见楼下的那个指挥的对讲机响了一下:“什么?楼上没人?他们一定还在这栋公寓里,找到他们!”


     被发现了。莱耶斯啐了一口,带着半藏往旁边的公共休息室跑去,走廊里的窗户的玻璃都是封死了的,只有那里有一个小阳台可以通往外面。这次是莱耶斯先走,他翻过栏杆纵身从二楼跳下去,落地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接着他站起来抬头朝半藏张开双臂:“跳下来,我接着你。”


     到成人腰部以上的栏杆对于一个孩子来说高了点,加上手里还有个兔子玩具,半藏先是把兔子扔了下来,就算是这样他也费了不少功夫才爬上栏杆。一直看着他的莱耶斯突然注意到半藏背后出现一个人影。


     “!!!——”


     来不及提醒,莱耶斯看见一只手抓住半藏的头发把他从栏杆上扯了下来。


     同时从两边冲出两个人。


     “哈,你在这里啊小少爷,”那个男人扯着半藏的头发把他的脑袋往栏杆上上一撞,发出“咚”的声响,血立即就从额头上流了下来,“黄皮耗子真是会躲,害我们找了这么久。”


     “半藏!”莱耶斯急了,现在他在下面半藏在上面,这个位置根本就不好开枪,半藏的兔子因为要翻越栏杆已经事先扔下来了,可以说半藏现在根本没有任何可以自保的方式,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是没办法打得过一个成年男人的。


     “你就是那个捡到这小子的那人吧?”男人看了看莱耶斯铁青的脸,脸上带着报复的恶毒笑容,“你之前打死了我们4个兄弟,接着跑得无影无踪,不过好在我们有帮手,总算让我找到你们了,啊,啊,别轻举妄动,小心走火,”眼见着莱耶斯举起了枪,他装作害怕一样往半藏身后缩,两侧的人直接掏出枪对着他,“现在,先生,把你的枪扔到地上,举起手来,不然我可不知道我的手会做什么事情哦。”男人指挥着,威胁性地把半藏向上提了提,孩子的头发被他抓在手里直接提起来,头上的剧痛让他脸都扭曲起来,看得莱耶斯心里也是一揪。


     莱耶斯眼睛都红了,但是现在他也不敢贸然行动,生怕误伤到半藏,于是他把“地狱火”往地上一扔,慢慢地举起手来。


     “很好。”男人满意地看着他的动作,只是他也没有丝毫放松,虽然这里是二楼,但实际上高度也不算太高,训练有素的人能够轻易地爬上来。他扬了扬下巴,下面的两人看到示意立即开始毕竟,同时他也掏出对讲机开始呼叫支援:“我找到他们了……对,岛田的小崽子和保护他的人都在,就在二楼休息室……嗷!!!”男人突然发出一声惨叫,接着手上一轻,他一低头看见自己手上血流如注,同时还缠着许多黑色的断发。


     更多的头发掉落在地上,半藏也脱离了控制跌到地上,他的手里抓着一把锋利的战术小刀,正是莱耶斯之前给他的那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从玩具里取出来了,他趁着男人说话的间隙从裤兜里掏出小刀,先是一刀捅在男人手臂上,接着割断了自己的头发,因为就算男人因为疼痛条件反射松手,半藏已经长得有些长的头发也会因为缠在男人手指上而无法即使脱离,所以半藏直接了断用刀割断自己的头发。


     那声惨叫就像一个信号,莱耶斯猛地抓过左边的人的枪,一扯一推,缴械的同时也把那人当做肉盾挡在自己身前,右侧的人在莱耶斯动的时候就开始开枪,虽然肉盾帮莱耶斯挡了不少子弹,但是终究不是全部,他的大腿和胳臂都中弹了,莱耶斯咬着牙,右手持枪从自己左腋下伸出几枪盲射打伤敌人,接着扔开已经死亡的肉盾冲过去补了几枪彻底干掉了那名抢手。这之后他根本顾不得检查自己的伤势,而是捂着流血的胳臂紧张地抬头向上看。


     男人捂着自己流着血的手咒骂着,发现半藏想爬上栏杆,飞起一脚踢在他身上。


     “半藏!”在莱耶斯的喊声中半藏直接被他横着踢飞出去,摔在地上,他走过去一脚踩在半藏背上,“你这个黄皮杂种!”他骂着,手上的血滴得一地都是,“我要把你浑身的骨头都打断!”


     半藏趴在地上,努力抬头看他,乱发中的眼神凶狠得不像个孩子,倒是和养了他几个月的拉丁裔男人有几分相似。接着半藏抽出被自己身体掩盖的右手,之前及时被踢飞也没能让他松开手中的刀,他一刀扎在男人立在地上的那条小腿上,使劲出浑身力气往下一拉——在男人的惨叫中他的小腿被直接拉出将近十厘米的伤口。


     男人抱住自己的腿哀嚎着倒在地上,半藏趁机爬起来,丝毫不管身体的钝痛,直接踩在男人身上爬上了栏杆,“加比!”他喊了一声,纵身跳下!


     莱耶斯在半藏被踢飞的时候就已经要疯了,他已经打算爬上去和那个男人拼个你死我活,哪知道事情转折得太快,就看见男人惨叫着倒下,接着半藏又一次出现并成功爬上栏杆直接跳下了来,他根本没有思考,身体就已经扑出去接住了掉下来的孩子。


     “加比!”半藏紧紧抱住男人的脖子,等他终于回到熟悉的怀抱之后才开始后知后觉的开始感觉害怕,莱耶斯以往温暖干燥的大手现在满是汗水,身上也满是血腥味,“没事了,没事了……”他摸了摸半藏参差不齐的头发。


     “加比你受伤了!”半藏担心地看着莱耶斯流血的胳臂,“我没事。”莱耶斯随口说了一句,开始检查半藏被撞的额头,虽然他很担心半藏的身体,但是现在来不及给他检查,只有尽快离开这里才行。


     “走!”莱耶斯已经听见头顶男人的哀嚎中夹杂的越逼越近的脚步声,他拉起半藏就跑,


     两人弯弯绕绕拐了好几个弯,最终他们来到一个死胡同,那里有道铁丝网,虽然莱耶斯可以弄断铁丝网,但是现在时间根本不够,而且他身上也有伤,即使来的不是那些特警,他也没办法带着个孩子从那么多有枪的敌人中毫发无损的冲出去。


     这时候莱耶斯看见墙边的通风口,他抽出枪几枪打掉通风口的挡板,把半藏往下一按:“你从这边逃出去。”


     “可是你怎么办?”半藏被他按得直接趴到地上,他紧紧抓住通风道口,就是不愿意莱耶斯把自己塞进去,这个通风口的大小对于一个不满十岁的小孩子来说大小或许刚好,但是莱耶斯这样身高6.1英尺的成年男性来说根本不可能通过。


     “我自有办法,”莱耶斯不耐烦地说着,使劲把半藏往通道里塞,“你在这里只会给我碍手碍脚的,”说着完他把那只一开始被半藏扔下来的武神兔玩具塞到半藏手里,原本雪白的绒面上已经沾满了草屑、泥土和鲜血,有之前粘上已经开始变干变暗的,也有新从莱耶斯手上沾到的。半藏紧紧抱着兔子,看着莱耶斯,“真的吗?”


     “真的,”莱耶斯已经快忍不住要翻白眼了,他认真地看着半藏:“你先去安娜那里,等我解决完这边的这些事情我就去找你。”


     半藏看着他,虽然不舍但是也知道自己在这里只会添麻烦,“加比,我喜欢(love)你,”他说着,紧紧抓住莱耶斯满是血的手,“你一定要来找我!”


     “当然,我是什么人,”莱耶斯哼了一声,“我也喜欢(love)你,你不是不想离开我吗,等我回来就跟安娜说让她别找了,我们在一起,到时候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比如多拉多,伊利奥斯什么的,”他摸了摸半藏的脸,又再一次揉了揉他的头发,“……不过这之前我得先给你剪个头发,你现在的脑袋就像狗啃过一样。”莱耶斯一脸嫌弃地看着半藏的头发,那副表情把半藏弄得笑了两声。


     “好,我等你。”半藏说着,最后深深看了莱耶斯一眼,转身爬进通风管。


     莱耶斯看他终于走了,松了一口气,接着他从腰包里拿出止血绷带给身上的伤口做了个大致的处理,接着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关节确定不妨碍动作之后他拿起枪,转身面对着的来处,面对着逼近的敌人们。






     半藏在通风口里爬啊爬,曲折的铁质的通道仿佛没有尽头。


     终于,他来到了通道的尽头,他曲起身体奋力地一脚踹在出口的挡板上把挡板踹开,爬了出来,午后的阳光让在昏暗通道里爬了许久的半藏感觉头昏目眩,他的眼前一片白光,几乎睁不开眼睛,他站在原地顿了顿,才开始迈步往前走。


     现在他已经离开公寓的范围了,脏兮兮的小孩抱着同样脏兮兮的玩具走在街上,在路过公寓正门的时候看见警察们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吗,警车上的警笛声震耳欲聋,偶尔能从那些呼啸的尖锐声响中听见一两声枪响。半藏咬住下唇,低着头快步跑过去。






    最终半藏到了安娜的店门口,门上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他敲了敲门,但是开门的却不是安娜,而是另外一个他很熟悉的人。


     “少主!”开门的是一个亚裔的男人,半藏知道他叫丸山,是父亲身边的人。


     那人一看半藏脏兮兮的样子和也是惊了一下,但是他并没有马上开始检查,而是侧开身让半藏进来,等他进来关上门之后才开始检查,“属下来迟了,非常抱歉。”


     半藏转头,看见安娜板着脸坐在那里,法芮尔却被其他岛田组的成员抱着,小女孩怯生生地看着他们,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安娜看见他走进来,转头对其他人说:“现在可以放了我女儿了吗?”


     “丸山,让他们放了她。”半藏下令道。


     “是。”丸山低声应到,站起身挥了挥手,抱着法芮尔的人接到示意,把法芮尔放了下来。


     “妈妈!”法芮尔一落地就朝自己的母亲跑过去,扑进怀里就开始哭,显然是吓坏了。


     半藏本来想靠过去,但是走到一半又停住了,他远远地看着她们,转头招来丸山:“你带上人,去公寓帮个人,务必把他救出来,”他说了一个地址,“那个人叫加布里尔·莱耶斯,在这段时间帮了我很多,一定要把他救出来。”


     “少主,我们的任务是把您接回去。”丸山不为所动。


     半藏听了眉头一皱:“他救过我!我们不能不仁不义!”


     安娜安慰好了女儿之后抬头,虽然她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她听得懂“加布里尔·莱耶斯”这个名字,而且从半藏的样子和那个玩具上的血也猜到了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看着半藏,感觉这个孩子前所未有的陌生,曾经看见的带有孩子的性格完全消失了,呈现出的是一个过于成熟的性格,这不是“半藏”的性格,而是“岛田半藏”的性格,作为少主,在遇见加布里尔之前的性格,这时候她才发现这个孩子的改变有多大,这一段时间相处之后改变的原来不止莱耶斯,还有半藏。     


     最终丸山被半藏说动了,他招来手下说了几句,那人就出去了。“半藏,你们要去救加布里尔?”     


     “是的,”半藏点点头,他凑过去,有些犹豫,但是安娜招手把他拉过去了。她抚摸着半藏参差不齐的发尾,“好孩子……可惜了这头漂亮的头发。”


     “加比说以后会给我修,”半藏笑了笑,显得毫不在意,“他说喜欢(love)我了,还说以后会带我去多拉多和伊利奥斯。”


     安娜突然说不出话来,这个钢铁般坚强的女性,就算是枪顶在头上也丝毫没有变色的人,此时却觉得眼眶有点发酸。


     “少主,车子准备好了。”丸山在门口说道。


     “好,”半藏应了一声,转头朝安娜眨了眨眼,这时候他就像恢复了当初和莱耶斯一起来的时候的样子,带着孩童的顽皮,“安娜阿姨,我走了。”


     “嗯,再见。”安娜感觉自己鼻子也有点发酸了。


     “再见。”






     “呼……”莱耶斯啐出一口血沫,抹了一把头上留下来的血和汗水,那些液体滑到他的眼睛里让他有些睁不开眼,不过好在现在已经没有敌人了,他也不需要担心因为擦个眼睛就被人杀掉。


     这样想着,莱耶斯朝前走去,却在走出去的第一步就晃了晃身体,失血过多和伤势过重让他的行动变得很困难,但是他必须走,因为还有人在等着他。他扶着墙艰难地跨过脚下的尸体,刚走两步,突然听到旁边有动静。


     反应已经来不及了,或者说他已经并没有多余的力气做出反应了,莱耶斯的身上再次绽出血花,这一次他再也撑不住,斜靠着墙坐下来,在建筑淡黄色的墙壁上擦出一道显眼的红色痕迹。他抬起头,发现是之前那个抓住半藏接过被捅了两刀的家伙,那个家伙也靠着墙,用完好的那只右手拿着枪对着莱耶斯:“哈,算你有能耐,居然那么多人都还能活下来,可惜就此到头了,”他一瘸一拐地走过去,把枪口抵在莱耶斯的脑门上:“说吧,那个小混球在哪?说了的话我会给你个痛快。”他哑着声音问道。


     莱耶斯没有回答他,反倒说了一句:“哦,对,还有你这个家伙。”就好像到现在经过提醒才突然想起了还有男人这么个存在一样。


     男人一枪打在莱耶斯的腿上,吼道:“他在哪?!”


     莱耶斯闷哼一声,突然一把抓住男人的手,冲着他露出血淋淋的笑容,他松开一直捂着腹部的另一只手,手指上套着银色的挂环——他一口气拔掉了自己腰上剩余的所有手雷的安全栓:


     “Surprise Motherfucker.”








     坐在车上的半藏依旧抱着他那个脏兮兮的玩具。


     突然,他转过头看向窗外:


     “……加比?”



评论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