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藏的naizi

【黑百合】美梦永不成真

是猫葵啊:

  艾米丽睁开眼睛。


  冰冷潮湿的空气舔着她的皮肤,把她从沉睡中唤醒,女人撕开了缠在身上的蛛丝,粘稠细线像是在听从她的指令,被轻易地扯烂丢在地上,和成堆的白骨作伴。


  她从白骨上坐起身,高跟鞋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轻响。山洞中无数的茧颤抖起来,人类的肢体撑破蛛丝,苍白手臂像森林里的树枝一样密密麻麻的舒展开来,在触碰到艾米丽之前停下了动作。


  她向前走。


  那些手臂形状各异,看上去像是来自不同的人。艾米丽停下脚步,她右手边扭曲纤细的手掌上戴着一枚戒指,样式简单,散发着古旧的光芒,看起来已经戴了很久,但被主人精心保养过。


  艾米丽鬼使神差地摘下那枚戒指戴在自己的手指上。尺寸刚好,而且遮住了她手指上的戒痕。


 


  这是我的婚戒。


  艾米丽对自己说。


  


 


  “加大计量,她要醒过来了。”


  “需要再加几条拘束带吗?”


  “嗯,别让她乱动。”


 


 


  外面传来了嘈杂声。


  山洞外的阳光很好,艾米丽抬手遮在眼前看向人声鼎沸的庭院。看起来像是正在举行一场婚礼,看不清面目的人们簇拥着舞池中央的夫妻,欢呼着让他们接吻。


  穿着婚纱的女人抚摸着手指上的戒指,面无表情地被身旁的男人搂住了腰。他们在接吻,人群在欢呼,可艾米丽看见了女人紧紧握起的双手。


  有人对这场婚礼不太满意。


  血从女人的拳头里流淌出来,滴落到洁白的婚纱上,顺着布料的纹理晕成一大片刺目的红。艾米丽提起了裙摆,她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变成了和那个女人一样的婚纱,垂到地上的布料满是斑驳的血迹。


  她继续向前走。


 


 


  “这婊子还要坚持多久?”


  “耐心点,我们从没失败过。”


 


 


  艾米丽顺着人流向前走,所有和她擦肩而过的人都看不清面容。艾米丽看着他们从孩童长大成人,结婚生子,幸福地老死,或者在年轻时就意外夭折。无论经过什么事情,这些人最后都变成了尸体,化作枯骨,只有艾米丽还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继续迈动双腿。她提着已经满是灰土的裙摆,跨过森森白骨向前走。


  周围的景物突然变成了赤红的泥浆,它张开嘴,从脚尖开始,一点点把艾米丽吞吃入腹。


 


 


  “终于开始见效了。”


  “时间太久了,我们得加快进度。”


 


 


 眩晕感只出现了一瞬,艾米丽再次睁开眼睛时,面前的场景已经变成了另一个她很熟悉的地方。舞蹈教室的镜子照射出她的面容,曾经丰满的脸颊凹陷下去,眼角带上了几丝时光留给她的皱褶。她抬起手,握紧了手心里不知何时出现的教鞭。


  “腰!弯下去!”


  一声怒吼突然出现,艾米丽被吓了一跳,然后才发现那声音出自于她自己的喉咙。她的手臂不受控制地挥动起来,教鞭用力地抽打在面前正在压腿的女孩身上。穿着芭蕾舞服的女孩眼睛肿的厉害,显然是已经哭过很长时间,她紧咬着牙,忍受不停落在身上的教鞭带来的剧痛。


  艾米丽挥舞着教鞭,斥责的声音尖利又刺耳。她想停下,女孩的眼泪让她快要窒息,但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任由自己一次又一次地抬起手,让教鞭在女孩娇嫩的皮肤上留下青紫印痕。


 


  这场景太真实了。


  手臂抬起,落下。


  简直像是真实发生过的一样。


  手臂抬起,落下。


  简直像是发生在她自己身上一样。


  手臂抬起,落下。


 


  教鞭在一声脆响中突然断成了两节,女孩的身体软了下去,重重地摔在地上。艾米丽跪在了她身边。


 


 


  “怎么回事?她看起来快要死了。”


  “正常反应,所有被洗脑的人都会这样。”


  “再打一针?”


  “两针。”


 


 


  有什么东西在舔她。


  艾米丽睁开眼睛,正撞上幼犬闪亮的目光。它看见小主人醒来后奶声奶气地叫了起来,摇着尾巴扑过来在她身上蹭来蹭去。


  “好了,别舔了!”


  艾米丽伸出手臂抱住了幼犬的脖子,把脸埋进它细软的毛发里蹭了蹭。幼犬躺在地上翻过身体,把最脆弱的肚皮露出来让小主人伸手抚摸。艾米丽趴下身体,把耳朵靠在幼犬的胸口,皮肤和肌肉下跳动的物体让女孩很好奇。她拍拍幼犬的脖子示意它不要乱动,跑到厨房踮着脚从刀架上抽出一把切肉刀。


  “不要动。”


  幼犬听话地保持着肚皮向上的姿势,但尾巴还是摇晃个不停。它信任它的小主人,它爱它的小主人。


  艾米丽双手握住了刀,高高举起,然后用力刺下。


  刀刃瞬间割开了幼犬柔软的肚子,血喷射而出,弄脏了女孩儿干净的脸颊。艾米丽把刀抽出,然后又刺了下去。


  好像不知疲倦,好像永远不会结束。


  幼犬的呜咽渐渐消失不见,它的身体被切成了破碎的肉块,被大量的血浸泡着。艾米丽抬手擦掉眼睛周围的血迹,视线短暂的模糊,她发现身下的东西变了,变成了一个男人的尸体。


  尸体的双眼向外凸起,已经冷透的目光里盛满了不可置信,他垂在身旁的手指上戴着和艾米丽同样款式的戒指。


 


 


  “成功了?”


  “再等等,还差一点。”


 


 


  艾米丽的胃突然抽搐起来,她丢开了手里的刀,用满是鲜血的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踉跄着起身向外跑去。


  路边的景色像跑马灯一样快速闪烁着,场景不停变换。艾米丽路过了盛大的婚礼,舞池中央的夫妻幸福地拥吻在一起,妻子脸上的笑容比阳光更耀眼。她路过了熟悉的舞蹈教室,老教师温柔地扶着女孩的腰肢,纠正她的姿势,时不时地夸奖她最近的进步。她路过了老家庭院里的梧桐树,年轻女孩在树下哭泣,埋葬她老死的爱犬。


  艾米丽没有注意到这些场景,她不停地摔倒又狼狈爬起,像是要逃离全世界一样拼命向前奔跑。


  道路如同被拦腰斩断一样消失不见,艾米丽面对着那片黑暗的空间,毫不犹豫地迈步走了进去,任由那些黑组成的手掌拉扯她的身体,把她溺死在那片浓重如墨的黑暗里。


 


 


  “终于他妈的结束了,该死的,我还以为要失败了。”


  “怎么可能会失败,没人能抵抗这些。”


  “她怎么没有反应?”


  “跟她说话试试,应该已经可以下达命令了。”


 


 


  “艾米丽?”


  “是。”


  “回去吧,杀了杰哈·拉科瓦。”


  “……我会的”


  



评论

热度(63)

  1. 九千轩辕猫葵的边角废料 转载了此文字
    好的文章可以让不太了解的人感同身受的感触到作者的意思
  2. 半藏的naizi猫葵的边角废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