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藏的naizi

【麦藏】Drifting together(6)

核辐射:

#狼人麦x狼人藏


#依然OOC,短小,文笔朴实


#啊,虽然喜欢看日常文,但写起连载真的有点累_(:зゝ∠)_(话说我这真的算日常吗)


#感谢对我不离不弃的小天使们 ,在我每次都只更这一点的情况下






麦克雷感觉自己在一个十分深的地方。


沉闷的黑暗里有什么东西朝他挤压过来。麦克雷想往后退,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


在他慌乱的时候,有什么东西突然将他往上推。


大脑开始嗡嗡作响,麦克雷感到一阵强烈的眩晕,然后侧头剧烈地咳嗽起来。


现实快速地回到了他的身边,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身边突然动了起来,然而麦克雷的眼睛还是痛的睁不开。他将自己肚子里的水侧着头咳了出来,然后肩膀上顿时传来一顿剧痛。


“啊!”他发出了嘶哑的叫喊,痛苦地声音如同生锈了一般。


有人将他慢慢扶了起来,接着麦克雷感到他靠在了一具温暖的身体上。


他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上身没有任何衣服。


麦克雷用他还能活动的右手扶住了自己的头,然后慢慢将眼睛睁开。


月亮高高挂在天空中,朦胧的月光让麦克雷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他看着周围不怎么清晰的植被,眨了眨眼睛,然后回过头冲半藏笑了笑。


“你还好吧。”


回答他的是半藏欲言又止的表情。


男人的眼睛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在高兴了一阵子后,麦克雷清楚地看着那抹快乐逐渐消退,取代而之的是深深的懊悔,愧疚,以及自责。


还有些复杂的情绪,他识别不出来,然而他觉得半藏大概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麦克雷安慰地拍了拍半藏放在自己腹部的手,“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


希望如此吧。两个人心里不约而同地想到。


麦克雷在被弓箭射中的那一瞬间就知道,他的左手大概以后都不能用了。


骨头碎裂和错位的声音依然清晰地回响在他的脑海里。


少了一只左手可能对人类来说,就是生活不再那么方便,也会失去很多机会和快乐。然而,这些都不是致命的。


对于狼人来讲,失去左手意味着他的生存将成为难题。


他不能化成狼的形态进行逃跑或生活。他会被当成一个猎物,被所有可能遇到的狼群或猎人用精湛的陷阱和捕猎技术给捉住。


然后变成美味或难吃的晚餐,接着经过消化系统,被排泄在无人知晓的土地上。


麦克雷以为自己的人生已经足够悲惨了,然后上帝告诉他,他的苦难还没有受尽。


而一切都始于他接受了半藏的请求。


他后悔吗?麦克雷默默问着自己。


有些沉重的头抵在了自己的背上,麦克雷这才发现,半藏已经累得昏过去了。


他轻轻皱着眉头,任由湿哒哒的刘海沾在自己的脸上,发白的脸色让他看上去像是透明了一些。麦克雷注意到两人身边全是散乱的行李和衣物,显然在半藏有意识的时候,他只记得要救助自己,以至于耗费了所有的体力。


这算什么啊,他有些好笑的想,哪里有护士比病人先昏迷的道理啊。


在心里比划了一下半藏穿着女款护士装的场景,麦克雷的心情没来由的好了许多。


他侧身检查了一下自己左肩的伤口,满意地看到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半藏甚至还用绷带将他的整个手臂都吊了起来。如果可以的话,麦克雷甚至现在就想把自己已经没有用的左手给切除,然而他可不想因此而失血过多暴尸荒野。


不知道路上会不会碰到医院之类的地方,他有些郁闷地想着。伤口如果一直处于无法恢复的状态,指不定还会招来一些其他的不幸。


麦克雷就这样坐在潮湿泥泞的河岸上,看着河水一下一下冲着自己的靴子,任由半藏靠在自己的身上。


不论如何,他们现在都迫切地需要休息一会儿。


在被湿冷的衣服包裹着的情况下。


真该庆幸今天晚上不算难以忍受的低温。


还好他们还能勉强从对方身上获取些许的温度。


 


半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早了。


他抬起头,然后发现自己依然靠在麦克雷的背上,而男人并没有睡觉的迹象,介于他的黑眼圈不是一般的重。生气着自己竟然在关键的时候昏睡过去,丝毫没有让受伤的麦克雷轻松一些,半藏嘟哝着起身,迷迷糊糊地先跟麦克雷道歉。


对于救命恩人的态度居然是这个样子,半藏,你真是让人失望。


“嘛,总有人要醒着不是吗。”麦克雷到还好,并没有特别难受的样子,“我倒是比较担心你穿着这身湿衣服会不会着凉。”


“......我睡了多久。”


“大概两三个小时。”


“那估计不会有事。”


半藏说完,就开始把身上沉重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了下来。


在麦克雷还是一脸懵逼的坐在地上的时候,半藏已经先下水开始简单地清理自己的身体了。让他感到无比庆幸的是,他们的香皂没有被河水冲走。


半藏简直无法想象自己浑身脏兮兮地活一个月的场景。


“你不下来吗,”半藏转身对男人说道,“你现在身上全是泥巴。”


麦克雷连忙起身,踉跄着脱掉裤子,走进水里。然后他注意到,半藏正站在水里,看着他用一只手费力地搓洗着自己的身体。


“怎么了,”麦克雷冲着半藏挑挑眉,想让两人之间一直有些沉闷的气氛活跃一点,“突然羡慕我的身材吗。”


“......”半藏低下头盯了一会儿水面,然后在麦克雷惊讶的目光中向他走了过来。


“转身。”半藏吩咐道,然后将潮湿的肥皂擦上了麦克雷紧绷的后背。“不要告诉我你怕痒。”


“如果我说我怕呢。”


“那真是太好了,我想你可以借机锻炼一下你的忍耐力。”


“噗。”麦克雷有些开心地笑了几声。“我真高兴你还有心情讽刺我。”


“......”半藏手里的动作停了一下,“麦克雷,”他轻声地说道,“我很抱歉。”


“......需要说对不起的又不是你,是那群不识字的野蛮人......”


“如果不是我的加入,”半藏不重不轻地揉搓着麦克雷的背部,将脏东西慢慢洗下来,“也许你不会......”


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山了,两侧的树林里慢慢传来不知名昆虫的叫声。


“半藏,”麦克雷突然转身,握住了半藏有些发抖的手腕,“事情都过去了。这不是你的错。”


“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还是会选择救你。”


“......”半藏愣愣地抬着头,对上了麦克雷的目光。


天空已经开始发白,太阳要出来了。


他第一次在麦克雷的脸上见到如此严肃的表情。


那是男人退去一切伪装和漫不经心,所能最大程度上表现出来的信任。


然后半藏就被拥入了一个潮湿的怀抱。


麦克雷黏腻的毛发痒痒的扫在他的皮肤上,他沉重的呼吸有节奏地在半藏的耳边响起。半藏微微震惊了一下,然后无视掉两个人此时正赤身裸体地贴在一起,无奈的搂住了麦克雷居然是温热的肌肤。


我真是狼狈啊,他想,明显需要安慰的人此刻却正在安慰自己。


“We depends on each other, don’t we?”


“Yes. We do.”



评论

热度(50)

  1. 半藏的naizi核辐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