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藏的naizi

【守望先锋/麦源】猫咪庭院(动物AU)

冰冠之川:

没错,就是那篇我讲完脑洞后被某师傅截了图所以不得不兑现诺言写出来的东西……


动物AU,Blackwatch全员出没注意。


欢乐的(才没有)猫奴(并不是)饲养员莱耶斯出没注意。


名字和猫咪庭院这个游戏没半毛钱联系。


而且从头到尾只有那么一只猫。






======================




 


01


加布里尔·莱耶斯现在正处于暴怒状态。


他不过提早一天结束了任务回家,结果刚刚走进小区,居然让他看见了这样令人怒火中烧的一幕。


手上的行李箱往旁边一扔,莱耶斯大步走到那对坐在长椅上卿卿我我的年轻男女面前。他居高临下的瞪着这对小情侣,渗人的表情吓得两人脸色苍白。等到女生都已经战战兢兢的把手提包递出来了,莱耶斯这才咬牙切齿的质问道:“我不过是出了几天任务不在家,你这么快就勾搭上别人了?”


“我,我不认识你啊!”被吓坏的女生使劲往后缩,她的男友皱了一下眉头,还是大义凛然的挡在了她前面。


莱耶斯恶狠狠的说:“我没有在说你!”


女生愣了一下,立刻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向她的男友。


“不不不,这里面绝对有误会,我也不认识他啊!”男生一脸崩溃的向他女友解释。


莱耶斯冷哼一声,一把抓过男生……怀里抱着的黑猫,举到眼前和自己平视:“源氏,你这是什么表情!你难道忘了我平时是如何对你的吗?我这才出去几天你就勾搭上其他人类了,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


源氏降尊纡贵的喵了一声,甩了甩金属制成的人造尾巴。


莱耶斯的表情僵硬了一下,然后无奈的回应道:“是,是,我承认麦克雷是挺烦的,但你也不能就这样说走就走啊……”


源氏这下连连叫都懒得叫了,只是将冰凉的机械爪按在莱耶斯的脸上,波澜不惊的猫眼里似乎写满了“你真是无理取闹”。


莱耶斯竟然从这个眼神里面读出了更多的信息,他转过头危险的眯起眼,再次吓得那对小情侣抱在一起瑟瑟发抖:“是这样吗……谁给你们两个的胆子把我的猫从我门口抱走的!”


“我们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女生哭得梨花带雨。


男生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我们……我们以为它是被遗弃了……”


“遗弃?小子,你看清楚了。”莱耶斯从鼻子里发出冷哼,抓起源氏的一只机械腿挥了挥,“卖了你都抵不上给源氏造一只爪子。哼,下次再让我看见你们打我家猫的主意……”


源氏轻车熟路的跳上饲主的肩头蹲下,莱耶斯则伸出大拇指从自己的喉咙上划过,做了一个狰狞的割喉动作。


 


 


02


恐吓完小情侣的莱耶斯雄赳赳气昂昂的带着源氏回家了。


然后一打开大门就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莱耶斯刚刚关上门就被体型庞大的金毛犬迎面扑倒,麦克雷欢快的摇着尾巴,哈着气使劲舔着莱耶斯的脸。


“够了够了,给我起开。”被压得死死的莱耶斯怎么都推不开撒欢的麦克雷。金毛犬舔完了饲主,又哼哼唧唧的用脑袋去拱窝在饲主怀里的黑猫。原本懒洋洋的源氏立刻炸了毛,亮出原装的爪子给麦克雷的鼻子挠了一爪。


金毛犬吃痛的咕噜了一声,还是锲而不舍的往黑猫身上蹭。


莱耶斯在被压到断气之前,终于爆发出军人的力气把麦克雷掀了下去。他扶着墙爬起来喘气,低头看见还在傻乐着摇尾巴的麦克雷,立刻气得不打一处来。


“狗崽子,你这是搞谋杀吗!”他踹了麦克雷一脚。


麦克雷刚刚发出委屈的嚎叫,源氏就蹭的一声蹿上了柜子,冲着莱耶斯的胳膊就挠了一爪子。莱耶斯这才想起来,源氏是个不讲道理的小霸王,只有他自己可以欺负麦克雷,但包括他这个饲主在内的其他人,只要对麦克雷动手都得做好挨黑猫挠的准备。


“行行行,我知道了,我不动你的傻狗。”莱耶斯头疼的说,“走吧,我给你开个鳕鱼罐头。”


源氏翘着金属尾巴走了,莱耶斯左思右想还是觉得气不过,于是用鳕鱼罐头把源氏引到了二楼的角落里,然后趁这个祖宗吃罐头的时候冲下楼,抓紧机会把正在花园里打滚的麦克雷揍了一顿。


 


 


03


源氏这个小祖宗,是莱耶斯出任务的时候自己捡回来的。


当然,麦克雷也是莱耶斯捡回来的。但不同的是,莱耶斯捡到麦克雷的时候,这只大金毛正欢快的在死局帮总部的废墟里刨土。而源氏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被人从岛田城高耸的悬崖上扔下来,那样的高度,再灵巧的猫都难以逃脱粉身碎骨的命运。奄奄一息的源氏被发现时,正浑身是血的缩在岩石缝隙中给自己舔伤口。


那时候莫里森手里正握着一根本来要扔给莱耶斯的治疗棒,看见源氏之后立刻忘记了自己的战友也在流血,把治疗棒果断的扔给了猫。而莱耶斯破天荒的对这种行为没有任何抱怨——很少有特工知道他们面向凶恶的莱耶斯指挥官其实是个绒毛控,特别是看见毛绒绒又可怜兮兮的小动物,他就忘了应该怎么走路。


最后,还是随行军医安吉拉·齐格勒博士提议,可以将这只猫带回去测试一下正在开发的生化义肢项目——为了帮莱耶斯捡一只猫回家,这个借口简直充分得可以上天了。


于是源氏就这样被带回了基地,破裂的内脏换成了人造的,摔得骨头粉碎的三只腿也替换成了义肢。


过了几天,通过潜伏进岛田城的特工回传的消息,莱耶斯才摸清了他捡回来的居然是一只身份十分特殊的猫。这只被唤作源氏的猫从小就被岛田大名当做儿子一样在养,连真正的少主半藏都比不上他的待遇。但岛田家的不少长老都认为,家主和少主如此亲近一只猫是玩物丧志,这样下去会消磨掉岛田家两代家主身为黑道的血性——于是趁着岛田宗次郎外出的时候,他们逼迫半藏将源氏从山崖上扔了下来。


按理说这种情报本来并不重要的,可谁叫岛田家的长老们这次玩得有点大。大受打击的半藏在三天后留书一封离家出走,从外地赶回来的宗次郎震怒之下,把参与了此时的所有长老全部发配边疆了。


听完这个故事的莱耶斯不屑的撇了撇嘴,心想连自己的猫都护不住,岛田家这一代家主真是废物。他偏过头看了一眼团在恒温箱里睡觉的黑猫,瞬间又有点小得意。


还好源氏被他捡到了。


反正莱耶斯也不是一个捡了东西就会还回去的人。


 


 


04


揍狗是一个体力活。


莱耶斯气喘吁吁的坐在草坪上,仅仅是晃个神的时间,才挨过揍的麦克雷就又不知道蹿到哪里去了。他抬起头,源氏已经吃完了鳕鱼罐头,正趴在二楼阳台上慵懒的晒太阳,金属尾巴从栏杆的缝隙中垂下来,在半空中有一搭没一搭的甩动着。


莱耶斯站起身,回到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才喝了半杯他就听到花园里又有动静,花园的篱笆墙下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别刨出了一个洞,麦克雷叼着一把不知道哪里来的草,费劲的将身躯从狭窄的洞口里拔出来。阳台上的源氏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那根放松的尾巴突然间绷紧了。


麦克雷把嘴里的草放在地上,然后端正的做好,冲着源氏兴奋的叫了两声。


源氏的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他轻巧的从阳台上跳了下来,悄无声息的落在草地上。没走几步黑猫的腰就塌了下来,源氏伸长前爪,把整个上半身都蹭在了草地上,平时冷静的眼睛现在已经迷糊的眯了起来。


莱耶斯震惊的听见源氏撒娇一样的咪咪叫着,然后就地打滚,对着麦克雷露出了柔软的肚皮。金毛立刻凑了上去,用鼻子蹭着黑猫肚子上的软肉,然后就地趴下将源氏拢在身下,开始肆无忌惮的给源氏舔毛。这次他没有被猫爪攻击了,源氏蜷起身子抱住金毛的脖子,在麦克雷的舔弄下发出舒服的呼噜声,然后也伸出粉色的小舌头舔了一下麦克雷的鼻尖。


莱耶斯手里的杯子差点没握住。


源氏是怎样一个暴躁的小霸王,他简直再清楚不过了。平时连摸都不轻易让人摸,更别提现在这样主动撒娇……除非,除非……


麦克雷这只傻狗,居然能弄到猫薄荷?


莱耶斯推开门就往花园里走,下楼梯的时候踢翻了麦克雷的食盆,从下面飞出了一大把干枯的草叶。


他的脸瞬间黑了。


 


 


05


莱耶斯一刻不停的给安吉拉打了电话。


“什么?我觉得没什么异常啊。”安吉拉是负责在莱耶斯外出时照顾一猫一狗的人,“我看他们两个挺健康的。”


“不是健康原因。”莱耶斯磨牙,“你知道麦克雷居然学会了叼猫薄荷回来了吗?”


电话那头沉寂了一会儿,然后传来了安吉拉憋笑的声音:“不会吧,猫薄荷哪里是这么好找到的,你是不是搞错了。”


莱耶斯眼角抽搐:“我是可能搞错,但是源氏有可能搞错吗?他都学会撒娇了,我养他这么久还从来没见过他撒娇啊!”


安吉拉不以为然的说:“行,那就算是猫薄荷吧……这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我怀疑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麦克雷这个死崽子一直在给源氏嗑猫薄荷。”莱耶斯磨牙,“这东西用多了对猫是有害的吧,万一上瘾了怎么办!”


“好好好,那我过来一趟。”安吉拉还是笑了出来,“但是你希望我过来干什么呢,我也不知道猫薄荷会不会上瘾。你是想要我来给他们做绝育手术吗?”


莱耶斯面无表情的扣了电话。


 


 


06


“我没有同意你给他俩做绝育手术。”莱耶斯看上去很想把安吉拉手里的箱子扔出去。


“你多虑了,就算你同意,我也下不去手。”安吉拉一边说一边从箱子里掏出一个便携化验设备,“我是个医生,不是植物学家,做不到看一眼就认出植物品种这种事。”


莱耶斯抱起手臂:“我和你说了,那就是猫薄荷。”


“化验了才知道。”安吉拉有条不紊的把草叶送进设备中化验,两分钟后结果出来了,安吉拉抖了抖手中的化验单,啪的一声拍在了莱耶斯脸上。


“看吧。不是猫薄荷。”她说。


“不可能。”莱耶斯拒绝相信这个结果。他转头望向花园,一猫一狗已经结束了抱抱舔舔的亲热活动,现在正蜷在一起补觉。


安吉拉拨弄了一会儿枯掉的草叶,又鼓捣了半天仪器。莱耶斯觉得无趣,晃去花园里看了一眼,回来时发现安吉拉正拿着一摞化验结果偷笑。


“怎么了?”莱耶斯凑上去看。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源氏真是一个有趣的小家伙。”安吉拉从里面抽出了两张纸,“你也没有完全猜错,这些草叶里面还真的有一些是猫薄荷,但其他的就不是了。”


莱耶斯皱起眉:“那源氏……”


“小猫咪的思路,有时候也是很奇特的呢。”安吉拉将报告放在桌子上,顺手给自己倒了杯柠檬水,“想要亲近别人,却又拉不下脸来撒娇,于是就将计就计假装是被猫薄荷影响……源氏看来还是很喜欢麦克雷的呢。”


傍晚的风带上了寒意,睡在花园里的源氏似乎感觉冷了,闭着眼往身边暖乎乎的大家伙身上凑去。麦克雷睁开一只眼,然后安静的摇着尾巴,把源氏整个圈进了怀里。


安吉拉望着这一幕出了会儿神,回神时就看见莱耶斯拿着一把草站在她旁边。


“你说我要是装作这些草是猫薄荷……”


“莱耶斯,你为什么在犯蠢这种事情上非要和麦克雷争高下呢?”




【END】

评论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