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藏的naizi

【麦源麦】无事之夏

是猫葵啊:

  


 *


  天气炎热,你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了很久。这条街你不熟悉,迷茫的你最后走进了街角的一间酒吧。


  正午的酒吧当然没什么客人,只有一对情侣在角落座位说悄悄话,还有老板站在吧台后面叼着烟擦玻璃杯。音响里放着音乐,女歌手哑着嗓子低声哼唱,歌词你听不懂,但和缓轻柔的音调略微缓解了你极差的心情。


  “要来点儿什么吗。”


  男人向你搭话,他把玻璃杯放进托盘,双手抵在吧台上看你。


  随便来点什么,谢谢。


  你说。


  男人可能是看出你心情不好,笑着耸了耸肩。他年纪不小,眼角带上了岁月痕迹,但仍能隐约看出年轻时的轻狂,你看着他的机械手握住了酒瓶让液体稳稳地落进杯里,饱满的肌肉随着他的动作在衬衫下运动。这让你想起了你的男友,他用力拥抱你时的样子,他挥动手臂狠狠打了一你巴掌时的样子。


  你是被男人的话惊醒才发现自己的眼泪落在了吧台上。


  “小姑娘,眼泪会让酒的味道变差。”


  你接过了男人递来的手帕,狼狈地擦干眼泪。男人没有回应你的道歉,他端起调酒壶,双手握住摇晃它。


  先生,你有爱人吗?


  你的话打断了冰块在调酒壶中滚动的脆响,男人明显愣住了,看了你一眼才继续调酒的动作。


  “有。”


  你很期待他接下来的话,你极度需要来自其他人的有关于爱的故事,像树根需要汲取养分,吞下它们滋润自己干涸的心脏。男人的笑容变得十分温柔,你开始期待起来,你觉得自己会获得一个美好的故事。


  “可他已经离开了。”


  男人的话让你的嘴角垮了下来,但随即你就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冒犯了。男人依旧没有回应你的道歉,他把调酒壶里的液体倒进高脚杯推到你面前,抱住手臂看着你。


  “我知道你想听故事,刚好我也没事可做,就给你讲一个吧。”


  男人点起一支烟,垂下视线盯着时明时暗的火光。


  “战争结束很久了,你们这样的年轻人应该已经彻底忘记了吧。”


  男人沉浸在他自己的回忆里,他的声音不复刚才的轻快,沉重地让你想起了战争博物馆里那些锈迹斑斑的损坏机械。你知道那些战争,你知道有人用生命战斗换来了自己现在所处的和平世界,但你不认识他们,甚至连一个名字也不知道。


  “我和他都来自暗影守望,是,没错,那个声名狼藉的组织。”


  你喝了一口酒掩盖自己的慌张。你知道那个组织,在历史书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他们做所的恶事,如果这个男人曾经是那个组织的一员,你现在最好赶紧离开这个房间。


  角落里的情侣突然发出一串笑声,你看向那边,年轻女孩扑进爱人怀里,笑容刺目极了。


  去他妈的,如果这个男人真的是个恶棍,死在这儿也不算什么坏事。


  你恶狠狠地把杯子放在桌上,男人无奈地笑着擦掉了你杯中迸溅出的酒液。你注意到了他手上的戒指。


  然后呢?


  你突然对他们的故事感兴趣起来。


  “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很不愉快,他像条疯狗狠狠地揍了我一顿,就因为我的话冒犯了他。”


  你上下打量着男人即便上了年纪但依旧结实的身体,对他的话不置可否。


  “那时候的我还只是个不明事理的混蛋,被打的很惨反而清醒过来,但仇还是会记的。”


  男人抚摸着自己下巴上的胡茬,笑容里多了些你看不明白的意味。


  “我和他打了很多次架,直到有一个人倒在地上站不起来才结束。我们的指挥官也是个混蛋,他就站在我们旁边,看我们俩像野狗打架一样互相撕扯喉咙,还在鼓掌叫好。”


  你在脑内试着还原这场景,实在是有些滑稽,你拉高了嘴角。


  “没错,是很滑稽。”男人耸了耸肩。“但得承认,这些战斗很有用,我没有精力再去想……”


  男人停住了话,你在他的目光中看到了迷茫。


  “都过去了。”


  时间会带走一切吗?你有些疑惑地看着男人长长地叹了口气,仿佛把那些过去随着呼吸一起放下。


  “我把注意力都放在暗影守望的任务上,你不知道我们在做些什么,简单地说,就是每一次任务都不会有任何来自其他组织的援助。我们只有彼此,我只有他。”


  男人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你抬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你开始猜想,他和他的爱人在任务结束后会不会也像这样分享一瓶酒,用以来麻痹自己紧绷的神经。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爱上他的,不,也许不是爱,我只是在依赖他。”


  音乐中的女声突然发出一声低叹,仿佛她正靠在另一个人的肩膀上,因为疲惫身体得到了放松而满足地长叹。


  “我们没有未来,孩子,我们随时都会死去,战争可没有你在书本上读到的那么轻松。两个没有未来的人,说些胡话,骗自己也骗对方,我们就这么在一起了。很奇怪对吧?”


  不,这不奇怪。


  你有些明白了,你试着去安慰男人,但喉咙发紧,除了这句话再也吐不出一个词。


  “后来,出了些事情。”


  男人饮尽了杯中的酒。


  你知道那次变动,巨大的变动,整个世界几乎被颠覆,但在男人口中被几个字轻轻带过了。


  “我们分开了很长时间,走上了完全不同的路,那段时间,世界一片灰暗。”


  是啊,没有了爱人的世界就是这样。


  你在心里想着。


  “但我很幸运,守望先锋重组了,我又见到了他。”


  男人的脸上终于出现了笑容,像夏日的热风一样卷过,你看到了再次燃起的火。


  “之后的故事就很俗套了,我用力地拥抱他,吻他——哦,抱歉,我不该在小姑娘面前说这些。”


  男人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尖,从抽屉里掏出一把水果糖撒在你面前。


  “我们再次一同战斗,但这次我们有了可以相信的队友,他们是最可靠的后援,永远都站在我们身后。”


  你剥开一颗糖果,甜蜜的味道在你舌尖绽放。


  你过的很开心吧?


  “是,虽然很多时候情况都算不上好,但那段时间我的确过的很开心。”


  可是,他为什么离开了?


  你说。


  男人沉默了,半晌后才开口。


  “时间太久了,就算是机械也会腐朽。”


  你把目光落在男人花白的鬓角上,突然觉得眼睛有些酸涩,胃像是塞满了铅块一样重重地沉下去。


  “别这样,如果他看到你这幅样子肯定会再打我一顿的。”


  男人手忙脚乱地拿起手帕擦拭你的脸颊,你不停地道歉,但就是止不住哭泣。


  “这杯酒算我请你的,早点回家去吧,你需要一碗热汤和一个美美的午觉。”


  你不好意思地道歉,男人伸出手拍了拍你的头,宽厚温热的手掌让你的心平静下来。


  谢谢你,先生,我好多了。那么,再见了。


  “再见。”


  男人向你挥手道别,目送你离开。


 


 


  你低着头出了门,心情还是有些低落,但已经比刚才好了很多。你没注意到对面走来的人,一头撞进了来人的胸口。疼,那人的胸口不像正常人类那样柔软,仿佛在衣料后藏了一整块钢板。


  “你没事吧?”


  对面的男人歉意地说着,他注意到了你脸上还没消失的泪痕,从兜里掏出一块手帕递给你。


  抱歉,我没注意到你。


  你揉着额头说。


  你拒绝了男人递过来的手帕,但立刻注意到男人的手帕上有和酒吧老板那块一样的暗色龙纹。


  哦……该死的……


  你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你刚从那里出来?”男人指了指酒吧的门。“麦克雷那家伙,是不是又在骗人了?”


  男人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丝怒气,金属手指紧握成拳,你能听见咯吱作响的声音。


  “抱歉。”


  男人弯腰鞠了一躬,你连忙摆手。


  不,没事的,我得感谢那位先生,他也许只是想安慰我而已。


  你哭笑不得地说。


  “他只是恶趣味而已。”男人没好气地嘟囔。“别在意那家伙的话。”


  男人从纸袋里掏出一个苹果塞进你手里。


  “这个算是补偿你的礼物吧,祝你心情愉快。”


  男人抱紧怀里的纸袋怒气冲冲地走进酒吧,你立刻听到了他的怒吼。


  


 


  你看着手里的苹果,用力啃了一大口。


  好甜。


  你哼着歌离开了。


  

评论

热度(55)

  1. 半藏的naizi猫葵的边角废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