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藏的naizi

恐怖文字游戏 4

枯骷骨墓明:

你们一边玩,我一边设计be死法。
( •ิ_• ิ)话说幽灵们可以读档重来,我支持你们。
建议可以试着推测到底要怎么回避死亡。
————————————————————————————


下场


1,你全力跟着駭影跑,生怕被那个人追到,你知道一旦被追到自己肯定会陷入生不如死的境地。你仿佛见到前方一片曙光.......
    "你梦见了什么?"你猛地睁开眼,男人坐在床边,俯身平静的看着你。你的身体被刀刃与箭矢穿透钉在床面,腥黏血液正不停冒出,染湿了布料,一股呛鼻的血腥味。你疼得无法言语,伸出手想抓住男人的袖子,问出最后一句话"你........是谁?""你已经忘了的人。"


2,你放弃逃跑,用力推走駭影,喊道:"快走!"駭影不敢置信地回头,然后瞬间消失,你见到她眼里的泪光。你双腿发软,滑坐在地,仰高头望男人。对方俯身抱紧了你,用低沉的嗓音在你耳边说道:"很乖,小麻雀。"你闭上眼,结果男人消失了。(存活)


3,你觉得要带上那个男人,问清楚他到底是谁,于是拉上他一起跑。駭影带着你跑到浓雾密布的地方,然后笑出了声:"啵!" 回身点了下你的鼻子。你晃神一瞬,猛然见到周围都是破碎的尸体。


    伙伴们的肢体七零八落地分散各地,他们死不瞑目盯着你——背后的男人。你僵硬地回过头,刀刃划过,眼前变成血红的世界,你疼痛得跪下捂住双眼,疼得连叫喊也发不出,鲜血从十指间流出......"源氏,不要看我。"你听到男人痛苦地这么说道。


——————————————————————————————


    那个诡异的男人消失了,你松下一口气,用手背擦去额前冷汗。你醒悟到駭影刚才的出现,有些蹊跷,为什么她会刚好知道你的位置?你匆忙起身,跟着駭影消失的方向追去。
    你来到浓雾笼罩的树林里,四周白蒙一片,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你徘徊在树林,茫然地想,自己该怎么做?


1,在树林里等待


2,离开古村


3,去往古村的建筑物内

恐怖文字冒险游戏(含选项) 2

枯骷骨墓明:

其实如果之前选项选2的话蛮有福的。
怎么没人选呢hhhhhhh
————————————————————————


下场:
1,你叫朋友稍等一会,之后自己听着声音跑去寻找源头。拨开树丛,钻过桥底,你在前方见到相貌熟悉的人。


2,你觉得这声音是一时听错,於是继续和朋友前进。最后,你们的尸体被发现在古村中,特别是你,尸身上满是刀痕。


3,你決定和朋友商量下,告诉他们你听到呼唤你的声音,询问他们是否愿意陪你去找这声音。他们因为觉得好玩所以和你一起穿过桥底,结果你们永远迷失在古村里。


那个相貌熟悉的人让你不由自主地想拥抱他,展露笑容。你听见自己喊他:「老板。」但你卻不知道自己这句话代表什么。你上前听那人叹气说道:「你不应该来这啊,源氏。这不是个好地方,快点出去,趁时候未晚。」接著你被对方推出桥底,你再回头望,那人已经不见了。你回到伙伴们在的地方,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你开始感受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你決定去寻找你的伙伴们:


1,再次回去古桥
2,往前走
3,检视周围寻找线索

恐怖文字游戏(含选项)

枯骷骨墓明:

来点互动。
随着参与,找出源氏遗失的记忆和真相吧。
在留言写下你的选择,能附带下原因的话更好。
————————————————————————
源氏来到这座莫名充斥着花草树木气息的古村很久。在城市中心居然有这种地方,他怎么也没想到。身边的伙伴跃跃欲试,拉着青年就往古村深处前进。古村本身并不阴森,相反不时飘过几片翠绿叶。
「源氏,过来这边。」这时,你,也就是源氏,听到隐约的声音,心底突然剧烈颤了一下,你感到很惊异,但朋友们正拉着你,你决定?
1,叫朋友们等你,去找那声音。
2,不予理会
3,和朋友商量下


——————————————————————
毕竟是小游戏那我就随意写写了。hhhhhhh别怪我。
结果和下次剧情发展我看留言放。(・ิϖ・ิ)っ

岛田长者:

来自白热太太的授权转载。
太太的推特主页链接:查看 白熱(藏源藏OW) (@baire_ow): https://twitter.com/baire_ow?s=09
*为不影响观看,授权截图请点击http://1337974850.lofter.com/post/25e7be_c86700c查看。
*禁止一切二次转载/盗用行为。

少主与狐狸

人面羊:

#灵感来自小王子与狐狸


#算是岛田兄弟吧(笑)虽然只有一点


#复健练手


童年的某个秋天,半藏随着他的父亲来到了京都。


他的弟弟源氏还太小了,不适合出远门,所以留在花村的母亲身边,而半藏则跟着父亲出来“走一走”。


大人们有事商量,小孩子便被带到一边去玩耍,只是这里没有同龄的孩子,所以只有半藏一个人在花园里。宅邸很大,花园也打理的很漂亮,灰白的细碎砂石铺在地上,用耙子在上面划出水波一样的纹路,岩石则是这片苍白海洋中的岛屿,半藏穿着木屐走过那些波纹,发出沙沙的声响,海面上就出现了一个一个小小的海眼,一路延伸出去。


枯山水的旁边是真山水,修剪精致的罗汉松,奇形的庭岩,弯弯绕绕的水流和其上朱红的小桥,惊鹿盛满水的竹筒翻转,磕在石头上发出一声脆响,路边的石灯笼摸起来冰冰凉凉的,青石的踏脚石曼延向前。半藏跳过那些石板,想象自己跳过的是碧海上的小岛,他就像一只小小的鸟雀,和服的袖子随着他的上下跳动着,就像小鸟扑闪的翅膀。


哒,哒,哒……


小小的孩童一步一步,跳着走进了庭院深处。


哒。


半藏停下脚步,看着面前的林子,那是一片枫树林,红枫被秋日微凉的风和霜和露浸染成深深浅浅的红色,在午后的阳光下这些树木仿佛正在燃烧、在流血;又像是盛夏盛开了一树的红花,像傍晚天边最绚烂的那一抹晚霞。赤红的落叶将黛绿的草地尽数掩盖,在树林的边际绘出从极冷到级暖的完美过度。


就在半藏犹豫要不要走进去的时候,他听见一个声音:“你好。”


半藏转头,找了很久都没看见声音的主人在哪。


“嘿,这里。”声音再一次传来,半藏这才看见前面的树林里站着一只动物,红色毛皮,雪白的肚子,尖尖的嘴,大大的三角形的耳朵,毛茸茸的大尾巴——是一只狐狸。


“你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狐狸会说话,但是半藏还是很有礼貌地回答了一句。


“你来这里干什么?”狐狸摇了摇尾巴问道。


“我在院子里玩,就到这里了,”半藏回答道,向狐狸做出邀请,“你要和我一起玩吗?”


狐狸抖了抖耳朵:“不行,因为我是一只狐狸。”


“可是源氏都可以和小鸟们一起玩啊。”


“源氏?”狐狸听见这个名字,歪了歪头:“你的朋友吗?”


“不,他是我的弟弟。”


“哦,弟弟啊,我也曾经有弟弟,也有过妹妹。”


“那他们呢?”


“不知道,或许还生活在哪里,也或许已经死了吧。”


“对不起……”


“什么要说对不起呢?就算想一直在一起,长大了就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分开,人生就是这样啊,总是充满了各种分别和相遇,即使死掉了也不过是另一种‘分别’罢了,”狐狸说着,把眼睛眯成了一条弯弯细细的缝,“不过对于现在的你来说还太早了一点。”


半藏懵懵懂懂地点点头,莫名地有些伤心。


狐狸看见他的表情,于是向前走到了他的身边:“你不开心吗?”


半藏摇摇头,又点点头。


“为什么摇头呢?”狐狸歪着脑袋问。


“因为这里很好玩,很漂亮,三条叔叔还说带我去吃鯛鱼烧呢。”


“那又为什么点头呢?”


“因为我已经开始想我的弟弟了,”半藏说道,低头看着狐狸的大尾巴灵活地摆来摆去,在草地上看起来就像幽深潭水里游曳的红色鲤鱼,“我不想和他分开。”


狐狸抬头看着他,这只火红的动物坐起来几乎有半藏胸口那么高:“你很喜欢你的弟弟呢。”


“是啊,他是我的弟弟啊,独一无二的,我的弟弟,”半藏眨眨眼,“我永远以他为荣。”


“是吗,”狐狸看着他,“你说不定会成为一个好哥哥。”接着它突然站了起来,原地转了个圈,接着像是做出了什么重要的决定一样看着半藏:“我们做朋友吧!”


“为什么呢?”这次轮到半藏这么问了。


“因为我喜欢你啊。”狐狸挥了挥它深色的爪子,“所以我想和你做朋友。”


听它这么一说,半藏就点了点头,他的朋友很少,所以狐狸说要和他做朋友的时候半藏很开心。


“那么,麻烦你低一下头。”


半藏乖乖照办,接着就感觉鼻头一凉,狐狸拿自己湿润的鼻尖碰了碰半藏的鼻尖。


“这样,我们就是朋友啦,”狐狸说着,绕着半藏开心地走了一圈,“这样的话,今天就是节日了。”


半藏尽力地回想着,也没想起今天是什么节日:“可是今天并不是什么节日啊。”


狐狸听他这么一说,重新坐了下来:“所谓‘节日’,就是值得纪念的特殊日子,今天是我和你成为朋友的日子,是很特殊的日子,所以是节日。”


半藏想了想觉得它说得很有道理。


就在这时,狐狸大大的三角形耳朵动了动,它转头对半藏说:“找你的人来了。”


半藏这才听见远处传来了模糊的喊声,似乎是在叫他的名字。


“我必须走了,”半藏难过地对狐狸说,“我们才成为朋友就要分开了。”


“没关系,”狐狸安慰着他说,“我会想念你的。”


听它这么一说,半藏开始翻自己身上,可是他什么也没有,“可是我没有能够给你让你想念我的东西啊。”
“不需要的,”狐狸说道,“我可以看着夜空想念你,你的头发很漂亮,像夜晚的天空,你的眼睛也很漂亮,就像夜空中闪烁的星星,”他摇了摇尾巴,抬头看向天空,太阳已经坠下去了,蓝紫的薄暮漫上了满是金红色晚霞的天空,“当我抬头看夜空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你,然后当我入睡的时候,星光会伴我入眠。”


呼唤半藏的声音越来越近,他必须走了,半藏在走之前问狐狸:“我可以摸摸你吗?”


“当然。”狐狸欣然允诺。


半藏伸出手摸了摸狐狸的头,又从头一路摸到尾巴,狐狸的毛很软,摸着很舒服,最后半藏恋恋不舍地收回手:“我走了,再见。”


“再见。”


半藏转身往外走,在彻底走出去之前,他回过头,看了看那片火红的枫林,以及坐在枫林里的那只红色的狐狸。






·END·

【源藏】幼儿源与自瞄藏(02)

君君君君夜夜:

15.

二十分钟前的队伍是这样的:

幼儿源——咸鱼奶

二十分钟后的队伍是这样的:

幼儿源——咸鱼奶——自瞄藏——空枪狙

简单来说,就是三个鱼苗苗遇上了一个来鱼塘钓鱼的

但是大部分情况下,钓鱼的大佬都会演变成专业搞事的


16.

独轮车变奥迪

半藏心想我就逗逗鱼苗源,你们咋都跟来了呢?

我滴亲大哥诶

咱一队会爬墙的,谁不是岛田家的种?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大哥在哪我在哪

跟着大哥走出鱼塘走向未来走向新世界

稳!


17.

青铜白银的鱼塘里畅游着各种鱼

比如这三个

就是八爪鱼


18.

第二把定级大佬依旧秒选半藏

鱼塘插鱼,菜园收菜

游戏体验不要太爽

幼儿源心想得对大佬好一点

就自告奋勇的说:哥,我玩辅助吧!

半藏回:你玩根基吧
……

哥,你怎么骂人啊?


19.

不,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说你玩根ji ba

我的意思是你玩根 ji ba

不是那个ji ba

是根 ji,然后后面再接一个ba

不,我不是针对你所以一定要在根基后面加吧

我的意思是你就玩根ji ba

……

去你个三百六十五度回旋锤的

再磨磨蹭蹭纠结这个老子就退了!


20.

学医救不了鱼苗苗

狙击救不了空枪王

不如做个奶狙,人群里一阵biubiubiu

打到啥算啥

惨死的源氏问目前是安娜的空枪狙:

你为什么从开始到现在都不奶我一口啊?

安娜说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你这根基吧,也太细了

打不着不能怪我呀

……


根基,你怎么不说话了?


21.

守望先锋根基玩家永久-1

对方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个开大的激素堡垒

说基不说吧

合着你们就跟这个梗过不去了是吧?


22.

源氏生气了

镖也不扔了,刀也不拔了

本来气的想坐在门口挂机的源氏

在发现两百二十多级的自己

连坐下的那个表情都没有解锁的时候

就对这个世界更加绝望了


23.

娘诶

这游戏还能不能玩了?

(tbc)

硬了。

N-今天被举报了吗:

日常被举报:D✨
丢个链接好啦 不是很懂这种图都能被举您是有多玻璃心啦wwww


http://m.weibo.cn/3174162827/4083109727307577

手机发的估计链接点不开 评论我再发一下ow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