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藏的naizi

【裘前/杰佣】囚徒 11-12

刑 天:

*我流裘前,人物崩到天外边。


*文笔幼稚,文字粗俗,慎入。


*啦啦啦~


11.


安安稳稳过了小半个月,手腕还没好透,倒是习惯了他几个神奇的室友。


这天天气不错,奈布显得格外高兴。其实也不明显,还是那张冷冷淡淡神游天外的脸,但就是整个人像顶了个大大的“开心”在脑门上。


威廉并排和他走在一起,觉得他走向食堂的脚步都比平时快了点,下意识的,威廉回头看了杰克一眼,心情万分复杂。


艰难的剥着蛋壳,奈布冷着脸把餐盘往桌上一放,“啪”的一声,金属餐盘都抖了几下在安静下来。威廉眨了眨眼,有点莫名其妙。


这是咋了?


威廉充满了疑惑看他,后者怒气冲冲的打开开早餐配的牛奶,“咕咚咕咚”一口气灌了半瓶。


“还气上了?”杰克跟过来,一手端盘子伸一只手摸他的脖子。


奈布往旁边侧了一下躲开,满脸怨念的看他,或者说他手里装着巧克力牛奶的玻璃瓶。


“那本来该是我的。”


虽然不情愿,奈布还是给杰克腾了地方让他坐在旁边。


“它现在也可以是你的。”


杰克揭开瓶子上的封口,细心的把它摆在奈布手边。


“条件不变。”


“这本来是该分给我的。”奈布瞪他。


“可现在它在我手上。”杰克笑着冲他眨眼,中指在瓶子上点了两下。“所以,要不要?”


“......”奈布盯着瓶子看了两秒钟,又看杰克一脸得意。“烦。”


把自己餐盘往杰克那一扔,捞起瓶子小口喝奶,懒得理他。


又开始了...


面无表情的把鸡蛋塞进嘴里,听到“咔吧咔吧”的声音威廉才后知后觉自己鸡蛋还没剥完。


吐也不是咽也不是,他还没来的及心疼自己,卵圆形的东西递到眼前。裘克背对着灯光,阴影投下来显得意外高大。


每个人每周也就能分到两三枚鸡蛋,伸手接过本该属于裘克的那枚,威廉感动的觉得他那绿色的头发和浮夸的妆容都变得顺眼。


“麻利的。”裘克一点也不见外的把威廉盘子里那一小截香肠塞进嘴里,用脚踢了他一下,“记得剥好看点。”


“......”


要不努力一下,或许能打个平手呢。


12.


这边威廉还咬牙切齿,那边倒是先传来了咒骂声。


两个人都只顾着和同伴说话,没注意撞到了一起。餐盘没拿稳,食物撒了一地。


可大可小的事,但这里哪有几个好脾气的人。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下很快动起手来。


毫无娱乐设施,这就是犯人们的娱乐。平日里一个个沉闷的人此刻变得鲜活起来。


“揍他!”


“嘿,用力!”


人群很快聚集起来,这时候,谁先停手就等于谁先认输。而这在这把弱肉强食作为生存准则的地方是致命的。


动静越闹越大,看热闹的人彼此推搡,也开始不大不小的摩擦。


小小一件事就能像在平静的湖面丢了块石头似的荡起一层层波澜。


“啪”,恼怒中不知道是谁把玻璃瓶砸在了谁头上,血流下来,滴在地上。


小打小闹的人停下,满脸兴奋的看那人红着眼睛气喘嘘嘘。


“啧,没了。”裘克咂了下嘴吃掉最后一块熏肉。


威廉看的心惊胆战,旁边三个一个赛一个的淡定。


也就裘克跟着凑了凑热闹,在战况激烈的时候吹了声口哨,用胳膊捅捅威廉,问他赌不赌谁赢。
现下事情眼瞅着闹大,他却全没了性质。


转脸看威廉叼着个叉子伸着脖子瞅,觉得还是这小子比较有意思,兜着他后脑勺拍一巴掌。


“行了,别看了,快吃,一会儿要干活呢。”


下手没轻没重的,威廉被他拍的差点撞到桌子,瞪着眼恶狠狠地看他,大有下一刻就给这人两拳的意思。


“嘿,”裘克却根本不理他的威胁,伸了个懒腰靠在椅子后背上,张着嘴看天花板。


“你觉得这真没人管?告诉你,那帮狱警才不是什么好玩意儿。”裘克坐回来把手放在威廉肩膀上 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这群孙子刚才指不定在哪看笑话呢,就怕事闹不大呢。等打的差不多了,出来看心情罚谁。惹得起的罚重点,惹不起的装看不见。”


裘克收起他那放肆的笑,显得有些阴翳。


“这儿上千口子,少一两个没人看的出来。”


“我知道...”威廉把叉子放下,脸色也有些不好,监狱情况有多黑暗,他从书籍影视里看过,只是看过归看过,亲身经历又是一回事。


或者说,他能等到出去的那天吗?


这所监狱,关的大多数是重犯。


杀人,强奸,抢劫,贩毒。


只有他在这显得格格不入。


就他几个格外照顾他的室友。


奈布是个雇佣兵,手里少说几十个人的姓名。


杰克?


这人当时抱着奈布蹭耳朵,闻言笑笑说“年轻时不懂事,伤了几个人。”


威廉是过了两天才知道,他所谓的伤人是给五个活生生的人开膛破肚。


而裘克的罪行是过失杀人,他失手杀了他的同事。如果不考虑这个疯子亲手剥下那人的面皮,单按人头算他算是一个房间里最无害的了,可伤人害命这事,只有有或没有。哪里是能按数量的。


害怕吗?


威廉觉得他该怕。


一个正常人都该害怕,他好好一个大学生,也刚刚签了球队,他本可以在最喜欢的橄榄球俱乐部发光发热。


可是呢?一夜醒来被塞到这么个鬼地方,周围不再是同学老师和那群会围着他叽叽喳喳的红着脸说话的学妹。


他们是犯人,货真价实的犯人,随时一个不高兴就会撕扯下你一块肉的饿狼。


“所以吧,当初要不是我帮你,你他妈能被人折磨死。”裘克看他发呆,又照着他头拍了一下,被威廉头发勾了一下。干脆伸出手指扯他一缕脏辫绕着玩。第一眼看他,裘克就对他这糟糕的头发产生很大兴趣。现在才真的摸到。“唉,一直没问,你怎么洗头啊。取开吗?”


“嗯?你们之前见过?”奈布咽下最后一口食物,接过杰克递来的纸巾极其不耐烦的在嘴上胡乱擦两下。眨眨眼看他俩。


“嘿,要不是......”


“没有!”


威廉蹭的坐直,抬手就要捂裘克嘴。


“没什么,没什么。”裘克坏笑着冲他眨了下眼,得寸进尺的搂着威廉肩膀揉他头。
这人力气实在是大,威廉挣了两下无果,只好干巴巴的给他欺负。


那边迟来的狱警假模假样的大喊“做什么”,镇压下骚动把人一个个带走。


怕吗?
刚开始是怕。
但也就象征性的怕了一下。


从一开始,机缘巧合也好,早就知道也罢,这几个人就毫无保留的帮他。第一印象还是重要,虽然他觉得他的室友或多或少有些怪癖,但人总是好的。


他不信,也不想去信,他们有一日会加害自己。


毕竟,他身上已没什么可图的了不是吗?


“走了走了,干活去了,我还等着睡觉呢。”
对着威廉脑袋呼噜半天,裘克才放手,把自己餐盘往人家的上面一摆,大摇大摆的走了。


...这家伙还是太烦人了。
威廉冲对面两人点头,认命的端着两人份的餐具跟着起身。


要不哪天套麻袋揍他一顿吧,是不是不太好?

评论

热度(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