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藏的naizi

【麦藏】蝾螈的诅咒(大概是个童话吧)

KATAKAWA:

    原梗来自 @沉公子 太太。


========================== 


    在水底深处住着一条蝾螈。


     这条蝾螈和别的同类不太相同,他有漂亮的粉色皮肤和墨黑的长发。当你向别的水族提起他的时候,他们会毫无意外的说:“你找的是半藏吧?”


     然后你询问的,对虾或者鱼苗,就会露出一个神秘的表情,告诉你一个关于蝾螈的秘密。


     半藏原来在陆地上生活,是一种叫做“人类”的有两腿行走的,在水下几分钟就待不下去的动物。


     有一天,半藏遇到了一个叫做“女巫”的女人。女巫向他祈求帮助,指引迷路的自己。半藏热心的答应了,当他把女巫送到正确的路口时,他说了句道别的话。


     他说:“再见,这位大姐。”


     女巫打量了一眼半藏,三十出头四十不到的样子,叫自己“大姐”。


     女巫念了一串很长的咒语(“咚帕巴拉嘁嘁库喳午时已到开大回城一世非洲永不出橙阿拉巴拉吧吱唧哇啦……&*@%#——”),长到念完的时候半藏已经想要回家了。然后她把半藏变成了一条六角龙,不对,蝾螈。


     女巫纤细的手指捏起蝾螈的尾巴,开了一个传送空间把他扔进了不知道在哪里的一片水域。


    “忏悔你的过错,也许你还有变回人类的一天。”女巫说着转身离去。


     半藏抱着一块虾肉一边啃一边想,这么小心眼怪不得显老。


  


     从小,麦克雷所见所记得的最深刻的就是金色。麦田的金色,阳光的金色。他在农场里出生也在农场里长大。他的其他同龄的小伙伴都在收麦子的时候讨论姑娘们的长发和微笑,以及集市和牲口。麦克雷一边翻着麦子,一边想着农场以外的,村落以外的,山以外的事情。等到挣够钱了他就要离开这里,去看看天外边的世界。他听说那里有东方风情的古典城市,有画册上一样的希腊小城,还有诞生了好多电影的拍摄基地……


    “杰西!”


    身边的伙伴呼唤声将麦克雷从想象中拉了回来。麦克雷转向伙伴,习惯性伸手按了一下头顶的草帽。


    “看吧,”伙伴向其他人示意,“他可宝贝那顶草帽了。杰西,真看不出来你是个念旧的人。”


    麦克雷白了伙伴一眼:“你还不了解我吗,别取笑我了。快点干活吧,这两天风大,把麦子吹散了就不好了。”


    说着,他果然感觉到空气的流动加强了。原本迎面而来的温和的风突然强劲了起来,麦克雷感觉到空气的力量,以及头顶——头顶有什么飞走了。


    风没有吹散麦子,但是卷走了他的草帽。


    “我的草帽——”麦克雷高喊着,但已经晚了,气流卷着那顶可怜的草帽飞向远方。麦克雷甚至都不知道它落在哪个方向。


     


      “算了,不就是一顶帽子吗。”


     休息的时候,他们围在桌子前吃饭。伙伴咬着粗粮面包劝道:“正好换一顶,我听说镇上经过一个东方的女商人,你可以去她那里买一顶更加时髦的。”


     “我拒绝这个提议。”麦克雷沮丧的喝着啤酒。


     “那就没办法了。你不是牛仔,脾气却比牛还倔。”伙伴叹气。


     这时候又有人说道:“如果你真的想找回你的帽子,或许可以去河边?我看那风向正好是河所在的方向。”


     “不行!”刚才的伙伴一票否决:“还记得哈特老爷子以前讲的那个故事吗,那条河里有妖怪。如果你被抓住了,就会被终生奴役,成为妖怪的影子!”


     “可那个只是老爷子骗小孩的故事,对吧杰西——杰西?”


     大家看向刚才麦克雷坐着的位置,现在空空如也了。




      麦克雷站在河边。


      碧色的河水像一大块圆润的翡翠,在阳光下闪烁着波光。微风拂过,那块翡翠泛出涟漪。引诱着麦克雷向里深入。


   


      半藏从又一天的休眠中清醒过来,他一如既往的在水下巡游,抓了几只小虾果腹。他躺在水底的一丛水草边,身下垫着一顶草帽。这是他在刚才途中捡到的。真令人惊奇,这么轻的东西竟然坠落到了河底。半藏拿它当做一张另类的沙发,很是舒适。


      他坐在自己的沙发上,晒着透过湖水的太阳。第一百六十五次想念岸上的空气和干燥的陆地。透过翠色的水面他看见一团金黄的光雾。


      半藏看见那是太阳,


       那是天空,


       那是一个大型物体落入水中,


       那是大型物体向下沉,


       那个大型物体是一个人? 


       蝾螈本能的跳起来,划动四肢和尾巴,游向那个落入水里的人。他可不确定每个人都能像他一样在水里存活那么久。


 


       麦克雷惊讶的发现自己在水下也能自如的呼吸,而且也能听清楚看清楚周围的一切。他看见一条粉色的蝾螈向他游过来,蝾螈的头发都那么漂亮吗?


       


      多漂亮啊,麦克雷想,简直像绸缎一样。


      


        那条粉色的蝾螈发现自己很清醒,一副没事的样子。那蝾螈有些惊讶,随即问了句:“你没事吧?”


      “我没事。”麦克雷一张嘴吐出一串泡泡,他看着那些气泡上浮,消失在水面,“我在找我的帽子。你看见过我的帽子吗?嗯,怎么称呼,先生?”


      “半藏。”半藏报上自己的名字,也得到了对方的名字:“麦克雷。”


      麦克雷看向半藏身后,他的眼睛敏锐的捕捉到,在深绿色的水草和翡翠色的湖水里有一抹扎眼的颜色。那正是他的草帽。


     “它在那儿!”麦克雷指向那边。半藏回头:“那是你的?”


      “是的。”麦克雷向草帽游去,他伸出手想要抓住它。但在他的指尖刚刚触到草帽粗糙的表面时,一团粉色的影子飞快的闪过,带走了草帽。


      长期的水底生活和作为蝾螈的本性已经让半藏变成了一个精明的狡猾家伙。他意识到这顶帽子对面前的人类来说十分重要,否则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来水里寻找。 


      “你做什么?”果然,心爱的草帽被夺去了,麦克雷不满的皱起眉头。他察觉到这条小小的蝾螈来者不善了。


     “它掉到了我的领域,”半藏说,“现在是我的了,你想要回去也可以,但你要帮我一个忙。”


      麦克雷没好气的问道:“什么忙,小气鬼?”


      半藏无视掉那句小气鬼,说道:“我是被女巫诅咒才变成蝾螈的,帮我找到解除的方法。”


      麦克雷露出一脸被愚弄的表情,半藏握紧那顶草帽,好像抓住自己恢复正常的机会。


      “你真的那么喜欢这顶草帽吗?”半藏问。


      麦克雷点头。


     “那就去完成我的条件。”蝾螈说着拿起草帽游向远方。留给麦克雷一条粉色的尾巴,和一个粉色的屁股。




       麦克雷再一次潜入水中是在两天后,当他找到半藏的时候后者正在玩小石头。像猫玩毛线团那样。


       “……你来了。”半藏一看到麦克雷就马上乖乖站好,把小石头踢到一边,假装无事发生。麦克雷也假装什么都没看见,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东西。


      “这是解药吗?”半藏问道。


      麦克雷摇头,于是他看见蝾螈本来竖起来的尾巴又垂下去了。


      “哪有那么快找到啊?我去问了见多识广的哈特老爷子,他也说从没听说过这种事情。”麦克雷剥开那个纸包,“但是我从东方女商人那儿买了一些海鱼肉,我觉得你会喜欢的。”


      半藏抱起一块鱼肉细细的咀嚼,他想起他的故乡。一个被海洋包围的小小国度。那时候半藏可不用烦恼多久才能吃到一次海鱼。


       麦克雷有些关怀的声音传来:“怎么样。”


     “谢谢你,人类。”半藏说道,“但我更想要解除诅咒的方法。”


     麦克雷摊手:“你也太急功近利了。”


     半藏不耐烦的抱着剩下的鱼肉在麦克雷身边游来游去:“如果你也像我这样一年四季只能在水底吃虾干,你也会想我这样急功近利的,小子。”


     “好啦,冷静点。”麦克雷伸手抓住半藏的尾巴,把他拉回自己身边。他把半藏捧在手心,发现这条蝾螈也没有他想的那么小。半藏坐在麦克雷手中,尾巴慵懒的拍在麦克雷手指上。他嚼着鱼肉,看向麦克雷。那一头如墨的长发在水中飘散开来。


     “你可真是精致。”麦克雷说道。


     半藏有些疑惑:“对于一个要挟你的人来说你可真够友好的。”


     麦克雷笑了笑:“我猜你也只是因为想要回去而已,你珍视自由就像我珍视草帽一样不是吗。”


      半藏从麦克雷手中游走:“你说的话都像电影里的台词。”


     “因为我确实想去电影里描述的那些世界去看看。”麦克雷坐在一块石头上,“我可不想一辈子都在农场里。咱们这个地方太与世隔绝了,连外乡人进来都只能坐马车。”


     半藏看着麦克雷描述自己去远方的愿望,他看见那双眼睛神采奕奕。他会实现他的愿望的,半藏想,看起来一定会。




      又过了一些时日,麦克雷依旧没有找到解决的方法。但他常常去看望半藏。他的伙伴们对于他常常“失踪”也不怎么在意,只是偶尔会调侃他不再戴草帽。


     “嘿,杰西,”那天嘲笑他念旧的伙伴把干草一捆捆搬进谷仓:“我哥哥过两天结婚,你要来参加婚礼哦。”    


      麦克雷点了点头,想着今天什么时候再去河边一次。他的伙伴没有注意到他的心不在焉,继续自言自语:“唉,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一个心爱的姑娘结婚啊……嘿,杰西,你有心上人吗?”


      麦克雷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团粉色的影子,他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忙摇头:“没有。”


      然后他转身离开伙伴跟前,在别人看来那背影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思。




     “你家在哪里?”


     麦克雷问。


     半藏坐在他的特制沙发上(麦克雷已经习惯他对草帽的各种蹂躏了):“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那个女巫是在你家那边把你变成蝾螈的,如果我去你家那边说不定能知道她的下落。”麦克雷说道。


    半藏觉的有几分道理,他对麦克雷描述起他的家乡来。他说了春天的樱花和夏日的阵雨,清酒和拉面,还有湿润的,令人安心的气候。麦克雷被这一番绚丽的描述深深地吸引,在他那个金色的世界里,从没有出现过粉嫩的樱花,皑皑的雪山,还有墨黑的长发。


     “我会帮你的,”麦克雷握住半藏小小的手,“这是我们的约定,等我。”


     他松开蝾螈的手,向上游去。像他呼出的气泡一样消失在水面上方。








      半藏不知道麦克雷走了已经多久,但是河里的螃蟹都脱了两次壳了。


     他坐在那顶草帽上想,也许麦克雷早就忘记了这回事儿,又或者也许他根本不想帮助自己。谁会听信一条蝾螈的鬼话呢?


     半藏抱住自己的尾巴,他回不到陆地上了,他想,也在见不到麦克雷了。他是半藏漫长的水下生活里闯入的唯一一个人类。却也是半藏在那些时光里,无论是陆地上还是水下,遇到的最有趣的家伙了。


     可是 他不会再出现了。


     半藏躺在草帽上,望着水面。他看见碧色的翡翠之上是金黄的光雾,太阳,太阳映照下有什么东西落入水中。向下沉。


     麦克雷。


     那个离开已久的人类终于再次回到水中,半藏起身游向他。他看见麦克雷的肤色变深,下巴却光溜溜的。麦克雷看向这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我找到那个女巫了。”


     半藏的内心膨胀开一股甜然的喜悦,为了麦克雷回来,为了他找到了女巫。为了半藏终于等到了他的朋友。


    “她怎么说?”半藏问。


     麦克雷笑了笑:“她到还记得你,原话是:‘你说的是不是胸特别大的那个男人。’她说她要我的胡子作为炼药的材料,我就用胡子换回了你的解药。”


    “解药?”半藏好奇的看向麦克雷:“在哪里?”


     出乎意料的,麦克雷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旁边,然后他将目光回到半藏身上。


    半藏还想问什么,但他不能说话了。麦克雷低头吻了他。


    他们的吻被翠色的水流包裹,半藏闭上眼,任由麦克雷品尝他的嘴唇。对方抱起他游向水面。哗啦一声,他感觉到冷风包裹周身。湿漉漉的触感让他不适的睁开眼。


    金色的阳光刺痛了他的眼睛,半藏低下头,以一个俯视的视角看见一块翡翠。


    他回到岸上了,以人类的身份。


    半藏欣喜的看着自己的身体,然后他想起麦克雷。他转身,麦克雷正躺在他身边的草地上。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洒下来,温暖着他们。


    “杰西,”半藏拥抱住麦克雷:“谢谢,谢谢。”


    麦克雷也笑了起来:“亲爱的,你知道女巫说的解药是什么吗?”


    半藏看向麦克雷。后者捋着滴水的头发:“一个真爱之吻。双向的那种真爱。”


    意识到什么的半藏惊讶的睁大眼睛,随后立马变得坦然而倨傲,就像他还是蝾螈的时候那样:“你知道了,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不,”麦克雷笑道:“最重要的事情还没说呢:我的草帽呢?”


    半藏楞了一下,草帽还在水里,刚才他们可没把它带上来。


    “哦抱歉杰西……”半藏看向水域,虽然他很内疚可他现在不想回去了。


    麦克雷拍拍半藏的肩:“没事儿亲爱的,那已经不重要了,我是时候换一顶新帽子了,你觉得牛仔帽怎么样?”


    半藏伸手抚摸麦克雷的头发:“那也很好。”


    麦克雷看着半藏的手,视线转移到半藏湿漉漉的头发上。


    他忽然记起小自己还是个毛头小子的时候,有一天他还是在那个金色的世界里收拾他的谷物。然后他看见路边驶来一辆马车,它很快就从麦克雷眼前过去了。然后风卷起马车的帘子,里面飘出一顶草帽,落到麦克雷脚边。那顶草帽后来就成了麦克雷的。不过当时他并没有立马去捡。


    年轻的杰西小子看着马车离去,回想着刚才,风卷起帘子飞出草帽时,他看到的在马车里那个因为东西飞走而惊慌失措的身影。他只看得清那是一个外乡的年轻人。有一头墨黑的长发。


    


     多漂亮啊,麦克雷想,简直像绸缎一样。




END



评论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