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藏的naizi

GABRIEL 2

人面羊:

#这个杀手不太冷AU


#年龄操作


#OOC注意






 


     第二天莱耶斯带着半藏去了一趟安娜那里,哪知道吃了个闭门羹。


     他瞪着门上“有事外出”的纸条,掏出手机敲了几下放在耳边:“……喂,安娜,是我,我找你有事,回来了打给我。”之后他放下手机,低下头和站在他旁边的小孩大眼瞪小眼。半藏还穿着莱耶斯的旧T恤和短裤,早上起来之后就没有梳过的头发乱糟糟的,他也不说话,只是抬着头看着莱耶斯。


     反正安娜几天就回来了,就暂时让这个小鬼在自己那里住一会儿好了。


     “……我们去超市买东西。”莱耶斯有些挺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半藏小跑几步跑到了莱耶斯身边,两人走了一会儿,正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半藏突然抓住莱耶斯大衣的下摆把自己藏在拉美裔男人高大的身体背后。


     “?”莱耶斯还不明所以,就听见半藏小声地说:“对面有抓我的人。”他应声望过去,隔着一条马路看见对面人群里有几个人,虽然混在人群里,但是莱耶斯能够分辨得出他们与周围人不同的气质。


     他啧了一声,伸手牵起半藏的手,小孩的手不到他手掌的一半大,手心湿漉漉的,全是冷汗。


     绿灯亮了,莱耶斯牵着他往前走,半藏另一只手紧紧抓着莱耶斯的衣摆,看起来就像个闹脾气的小孩,两拨人越靠越近,最后擦肩而过。


     莱耶斯明显感觉半藏松了一口气。


     到超市除了要买食物以外莱耶斯又买了一床绒毯,这样半藏就不用再盖着他的外套睡觉了,莱耶斯想了想,又去儿童服装区给半藏买了一盒内裤。只不过在购物途中也出了一些啼笑皆非的岔子。半藏穿着莱耶斯的旧衣服,浑身是伤、头发乱糟糟地跟在高大的莱耶斯后面,一脸新奇地打量着超市的一切,这样奇特的组合吸引了超市里购物的其他人的注意。所以就在半藏看着超市里种类繁多的麦片的时候,突然有人拉住了他的胳臂,半藏一回头,就看见是一个年纪颇大、微胖的白人女性。


     “嗨,我想问一下,他是你爸爸吗?”她拉着半藏小声问道,一边不停看着不远处挑选麦片的莱耶斯。


     半藏摇了摇头。


     于是那个大妈的神情变得紧张起来:“那么他是不是打了你?或者对你做其他奇怪的事情?”


     半藏再次摇摇头。


     大妈似乎还不死心,她抓着半藏一再地询问着,半藏被她问得有些烦了,这时候他看见莱耶斯推着车朝另一个方向走过去了,于是开口说:“没有,他对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说完他使劲抽出自己的手,冲着大妈微微一鞠躬转身往莱耶斯那边跑去。


     “去哪了?”莱耶斯挑选着土豆,都也不回的问道。


     “有个阿姨,问了我些问题。”半藏说着,伸手小心地戳了戳旁边货架上的彩色甜椒,那些胖嘟嘟的甜椒为了保持新鲜刚被撒上水,红的黄的很是好看,“问我你是不是我爸爸,以及你有没有打我。”


     莱耶斯听了停下手里的动作,低头看着小小的黑发男孩。


     “我说没有。”


     莱耶斯哼了一声,把一串番茄放进塑料袋:“还算有点脑子。”


     最后结账的时候莱耶斯遭到了所有人的围观,几个大妈站在一边看着他,一边交头接耳切切私语,莱耶斯被她们盯得烦了,抬头瞪了一眼,那几个大妈一接触到他的目光立即畏畏缩缩地把眼神挪开了,她们像一群母鸡一样挤在一边,眼睁睁地看着莱耶斯提着东西带着孩子离开。


     半藏就这样在莱耶斯的屋子里住了下来。


     在之后的几天里,莱耶斯发现半藏是个很乖的小孩,或者说,太乖了。


     他几乎没有一点这个年龄该有的任性,没有大吵大闹,没有要求吃什么,也没有闹着要看电视,除了每天都会做一些类压腿或者拉筋的运动以外,也就是也就乖乖坐在沙发上看莱耶斯屋里的一些杂志,单调地就好像他不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而是个七八十岁的退休老头。


     一开始莱耶斯觉得这孩子简直太省心了,直到有天他看见半藏一脸严肃地在看他以前扔在屋里的色情杂志——的漫画板块。


     莱耶斯一个健步冲过去一把抽过那本杂志,又从一边抽出电视遥控器塞进半藏手里:“你看电视吧。”


     一会儿得好好收拾一下屋子,他在心里想着。


     半藏拿到了遥控器,捣鼓了一下之后打开了电视,动作有些生疏地切换频道。莱耶斯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开口:“怎么,你连遥控板都不会用?”他本来只是句玩笑话,哪知道半藏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脸微微发红:“不怎么看……”


莱耶斯一开始也没在意,随口接下来:“那你平常干什么?”


“学习、训练。”半藏说了两个单词之后就闭上嘴巴没了下文。


“……就这些?”莱耶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接下的话,有些疑惑。


“就这些。”


     这下子莱耶斯哑口无言了,过了半响他才又重新开口:“为什么?”


     “家里不让看,”半藏把玩着手里的遥控器,“但是弟弟可以。”


     “为什么你弟弟可以你就不行?”


     “因为老师说玩物丧志,而且我是长子,所以我要学习,以后要继承家族,弟弟就用不着,所以他可以看电视。”


     老套又狗血的桥段。“无稽之谈。”莱耶斯嗤笑一声,引来男孩不满的瞪视,他把杂志随手一扔,走过去抢过遥控板:“你要看什么?”他俯视着半藏:“在我这里你可以随便看。”


     半藏眼睛一下就亮了,“可以吗?”他问着,脸上因为兴奋带着微微的红晕,这时的半藏才展现出他这个年龄该有的神态,看着有几分可爱,“那……我想看《OW》!”这也是他唯一知道的动画,因为源氏很喜欢这个,有一段时间开口闭口都在说这个动画的事情。


     那个莱耶斯还是知道的,现在大热的动画《OW》,讲的是一群超级英雄惩奸除恶、拯救世界的故事,实际上,他自己也是这个动画的忠实粉丝。


     所以莱耶斯轻车熟路的把电视调到动画频道,然后在英雄和坏人们的打斗声中开始收拾自己公寓里乱扔的那些“少儿不宜”的东西。


     等到了晚上莱耶斯把晚饭弄好了之后半藏都没有从电视前面挪开眼睛,于是莱耶斯端着餐盘站在了半藏面前,高大结实的身体把电视机堵得严严实实的:“起来吃饭,你已经看了一天了,你想瞎吗?”说着他挥了挥手手里的叉子,一笑露出一口森森白牙,逆光下看着分外狰狞:“你要是想瞎的话用不着这样,我直接帮你挖了好了。”


     半藏被他的表情吓到了,下意识捂住自己的眼睛,结果听见头顶上传来一声喷笑又飞快把手放下来,红着脸跳下沙发啪嗒啪嗒地跑向餐桌,乖乖坐好等吃饭。


     饭后半藏把盘子放进水槽里,接着小心翼翼地看着莱耶斯:“我能再看看电视吗?”


“可以。”


     小孩开心地跑走了,留下莱耶斯一边洗碗一边嘀咕:“……我是不是对他太好了?”




     一段时间过去了,安娜还没有回来,但是生活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


     比如他们吃饭的地方从餐厅移到了客厅的茶几。


     又比如自此以后半藏和莱耶斯的关系因为电视迅速亲密起来。


     莱耶斯作为一个忠实粉丝,不忙了就会和半藏一起看《OW》,有时候也会给半藏说一些关于这个动画的历史和人物经历之类的事情。随着他们的交流越来越多,半藏的英语也越来越好,也不再像一开始那样老成和寡言,他开始笑了,开始会和莱耶斯聊天或者开玩笑——他正渐渐变回一个小孩子该有的样子。


     而对莱耶斯来说,他原本以为自己会没有丝毫的耐烦心来跟一个孩子生活一段时间,而结果则是半藏根本用不着他费心,有时候莱耶斯甚至觉得自己是养了一只宠物,提供三餐和个睡的地方就好了,他用不着铲屎和洗澡,甚至用不着带着出去遛弯,只要打开电视就好了。




     对于半藏来说沙发就说是床,然而沙发睡着不太舒服,因为他总是感觉有什么东西硌着自己。于是有天晚上终于忍不住的半藏抬起沙发垫,从垫子下面摸出了一把巨大而沉重的枪。


     他看了看那把黑沉沉的枪,有些费劲的把它放到茶几上,转身爬上去继续睡。


     终于舒服了。他模模糊糊地想着。


     第二天早上莱耶斯起床之后发现了茶几上的霰弹枪,也没说什么,两人就像往常一样吃着自己的早饭。


     之后半藏把碗放进洗碗机里就打开电视机一边看电视一边拉伸身体,莱耶斯看了一眼在地上压腿的半藏,转身走进卧室开始处理邮件。


     自从半藏住进来之后他就把工作的地方换到了卧室,莱耶斯回绝了几个工作邮件,因为现在家里有个小孩的缘故,他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时都可以出发工作了。


     到了中午,莱耶斯走出来准备做午饭,电视已经关掉了,他走到沙发边一瞧,发现半藏睡着了,小孩抱着垫子蜷成一团,被百叶窗裁成细条的阳光落在他身上,看着就像只贪睡的猫。莱耶斯看了看,拉过整齐地叠放在一边的毯子,抖开轻轻盖在半藏身上,接着转身走向厨房。


     10分钟之后莱耶斯黑着一张脸走出来,他发现家里停电了,之前检查完邮件他就关掉了电脑坐在窗边看书,所以根本没有察觉到停电这件事。他走过去推醒半藏:“起来,我们出去吃饭。”


     “……怎么了?”半藏迷迷糊糊地坐起来。


     “停电了,我们出去吃。”


     半藏伸了个懒腰,发现自己身上还盖着毯子,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一件扔过来的外套蒙住了头。


     “发什么呆,该走了。”已经穿上大衣的莱耶斯催促着。


     “来了。”半藏把衣服从脑袋上扯下来穿上,跳下来跑到莱耶斯身边,莱耶斯低头看了看半藏乱糟糟的脑袋,伸手替他理了理头发。


     




     吃完饭后的两人慢慢往回走,路过公园的时候看见公园里有一长排彩色的棚子,很多人在那里,音乐和欢声笑语传得很远。


     “加比,那是什么?”半藏好奇地看着那里,一起生活一段时间之后半藏对莱耶斯的称呼已经从加布里尔变成了加比(Gabe),虽然莱耶斯臭着一张脸,但是也没有过多的反对。


     “是园游会,”莱耶斯也停下脚步,“一种活动,会有摊位卖吃的和游戏。”


     “像夏日祭一样的?”


     “大概。”莱耶斯并不知道“夏日祭”是什么,但是他看出了半藏的渴望,“要去看看吗?”


     “…要。”半藏纠结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败给了自己的好奇心。


     园游会比看起来更加热闹,半藏左看右看,十分新奇,同时他的另一只手也紧紧抓着莱耶斯的大衣衣摆以防被人流冲散。


     “你没见过?”莱耶斯看着他新奇的模样,就随口问了一句。


     “嗯,家里不让我去,但是源氏去过,每次他都可以去,我只能在楼上远远地看着。”


     “源氏?”


     “就是我弟弟。”


     听他这么一说,莱耶斯没有说话,只是过了一会儿开口:“你可以选一个你想玩的游戏。”


     “真的?”


     “就一个。”


     半藏左右望了望,最后选择了一个射击摊,那里摆着一排玩具枪,不远处则摆着许多玩具之类的奖品。


     等莱耶斯付了钱之后半藏接过枪和十个软木子弹,像模像样地举起来瞄准——


     啪。


     软木子弹擦着玩偶打到了背后的布上。


     半藏不服气,重新上弹又是一枪,依旧打偏了。


     第三枪依旧没中。


     最后莱耶斯看不下去了,对半藏说你这样是打不中的。半藏停下来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因为这些枪都是做过手脚的,”莱耶斯说着勾了勾手要半藏把枪给他,这时候十个子弹已经被半藏用了一大半了,还剩三个,就看见莱耶斯把子弹塞进去,“想要哪个?”


     半藏指了指最上面的那个玩具,那个玩具看着像只白色的兔子,眼睛的部分却是红色的“V”形,正是现在大热的动画《OW》里面的武神兔兔。


     “好。”莱耶斯举枪。


     啪。


     子弹擦过玩偶。


     “……”


     “……”


     半藏看着莱耶斯。


     莱耶斯神情不变,又上弹举枪。


     偏了。


     半藏面无表情地仰头看着莱耶斯,莱耶斯不为所动地低头看着枪。


     “……还是我来吧。”说着半藏就去抢莱耶斯手里的枪。哪知道莱耶斯把手抬高不让他拿,他只好攀着莱耶斯的手臂跳着去够。他越跳,莱耶斯的手就举得越高。


     两人就这样在射击摊前面打闹起来,引得周围人侧目。


     突然,莱耶斯一个不注意,被半藏抓住了枪,他下意识收紧手指,不料扣下了扳机!


     啪——扑通!


     那个玩具被子弹打中跌了下来。


     “……”


     “……”


     半藏接过摊主递过来的玩具抱在怀里,仰头看着莱耶斯,莱耶斯沉默地和他对视了一会儿,接着这个高大的拉美裔男人把视线移开了:“……要吃冰淇淋吗?”


     “……吃。”


     十五分钟之后半藏一手抱着玩具一手拿着两个球的冰淇淋走在莱耶斯身边,走着走着,莱耶斯忽然听见一句小声的谢谢,他低头一看,发现半藏的脸都快埋进冰淇淋里了,小孩飞快抬头看了他一眼,以为他没听清,就又说了一次,声音比上次要大点,只是头埋得更低,头发中间露出来的耳朵尖都快红透了。莱耶斯呼了一口气,伸手按在半藏头上使劲揉,半藏差点被他把脸都按到冰淇淋上,他抬起头没好气地说你干嘛,莱耶斯哼了一声,说没干嘛。


     一大一小两个人走在午后的街道上,金色的阳光落在他们身上,将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评论

热度(83)

  1. 半藏的naizi人面羊 转载了此文字